宇宙级大漂亮

对!我是最美的!

高中男生恋爱百科全书 01

校园文儿,甜儿宠儿,不虐儿。但不一定有后续儿。

1.

每一段绵长的暗恋大概都是从某个微不足道的细小瞬间开始的。 

王源对王俊凯莫名其妙的情愫非要找个源头的话,说出来真的蛮好笑的。

刚上高中的时候,王源还是个矮子,穿上带气垫的跑鞋才算勉强凑到一米七。因此,报道当天他被班主任安排在了第二排,整排就他一个男的。 

这对于一个内心觉得自己与天齐高的青春期中二男生而言,是何等的屈辱啊!况且,为了能在高中生涯的开局之年坐到梦寐以求的倒数第二排,他喝了整整一个暑假的牛奶。 

个儿是完全没长,皮肤倒是白了两个色号。 

王源越想越郁闷,用左手撑起因为早起疲倦不堪的脑袋,神色幽怨地盯着讲台前高高瘦瘦的班主任。 

“那么,有没有同学对座位安排有疑问的?”班主任环顾一圈,当然没能捕捉到王源同学炽热眼神中蕴含的无声抗议,“没有的话就……” 

王源在心里长叹一声,木已成舟,覆水难收,却没等他叹完—— 

“我眼睛不好,坐在后面看不见。”是个低沉而好听的声音。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啊! 

王源兴奋地回过头,声音的来源恰是他心心念念的靠窗倒数第二排! 

那个男生举着手晃了好几下,手表的反光刺得王源难受的眯了下眼睛。 

那是王俊凯吗? 

疑惑在对方停止挥舞的反光源后得到了解答。 

居然真是。 

他和王俊凯是初中校友,但其实根本算不上认识。王俊凯所在的12班,是他们这届唯一的实验班,班上每个学生都是奔着市重点去的。这些优秀学生对学习以外的事都自动屏蔽功能。比如王源这种几乎每天放学都要留在学校打会儿篮球才回家的人,从来没在球场上遇到过王俊凯;再比如,成绩好的人似乎都不需要上厕所,课间永远坐在原位刷题。 

王源能一下子认出这个不熟的校友,得益于以前的同桌对其几近疯狂的迷恋。整个初三,老师在台上反复画着二次函数的极点,同桌就在边上不停念着王俊凯的优点。在这样的摧残中,王源不经意把王俊凯的身高体重生日爱好背得比爱莲说还熟。不过,王俊凯这么品学兼优,怎么沦落到和自己进一个高中? 


王源回神时,对方恰巧正对自己的方向笑,目光对上的瞬间,他的心头突然紧张到发麻。 

想来莫名其妙,王源实在不觉得那是个多好看的笑容,但他的心脏就是突然跳得像是跑了好几个一千米似的。 

在后来的相处里,王源逐渐对这种凯式傻笑已经有了很高的免疫力,只是回忆起那天目光无意中捕捉到的对方被白色校服,被熨烫得格外平整的衣领,依旧心动。 


“有人愿意和……”班主任看了下贴在讲台上的座位表,才继续,“和王俊凯换位子吗?” 

王源这才想起自己回头的缘由,讪讪地举手,说,“我可以坐后面。” 

于是,他如愿以偿地换到了心心念念的倒数第二排。 

而在第二排屁股都没坐热的王俊凯因为被后座的女生抱怨挡住黑板,辗转竟恰好换到了王源的前座。 

班主任在座位表上来来回回划了几个箭头,才终于讲起了开学的安排。 

“同学们好,我姓李,是大家的班主任。首先欢迎大家来到S中,我们学校虽然不是市重点,但学校一直秉承创新精神,坚持以学生为本,力图做到让每个学生的特长都可以有所施展……” 

废话真是多啊,王源想着,百般无聊地打量起坐在自己前面的王俊凯,坐得笔挺,低头记着笔记的样子,真不愧是三好学生啊。 

“为了激发学生的爱国卫国意识,同时也为了培养新集体的凝聚力,学校决定在开学第三周开展为期十天的军训,具体安排开学后学校会开预备会。” 

话还没说完,原本安静的班里哀嚎一片,王源自然是这哀嚎声中的主力军。 

一直埋头记东西的王俊凯也突然停下笔,抬起头,有些惊讶的样子,自言自语道:“偏偏是第三周。” 

声音很轻,王源却听到了。第三周有什么特别的吗?寻思了一会儿,王源才恍然大悟。 

“你生日要在基地过了啊!”一边说着,王源用手戳了下王俊凯的背。 

王俊凯回头,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我叫王源,我认识你,我们是一个初中的。”看着对方对自己完全没印象的样子,王源补充了一句,“你可能不知道我,但我单方面和你很熟哈哈哈。” 

“单方面很熟?”王俊凯重复了一遍,挑了挑眉毛,不解地望向他。 

眼神的接触让王源想起来先前毫无缘由的心率超速,于是愣在那里老半天没有回话,而这不算长的沉默让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尴尬。 

没等王源解释这个单方面很熟的内涵,王俊凯就收起脸上的表情,把头转了回去。 

这一行动确实终结了两人之间的奇怪气氛,但王源却郁闷了。那颗专注的后脑勺仿佛在宣告,对方不想搭理你并丢给你一个认真学习的背影。 

操,不等人把话说完,没礼貌。之后的接近半个小时里,班主任依旧说着无关紧要的开学注意事项,王源则死死地盯着那颗脑袋,顺便脑补了一万次他被爆头的爽快场面。 

直到班主任结束冗长的讲话,宣布可以回家,那颗脑袋才又转向王源。 

“刚才老师在说话,我不好一直回头。”王俊凯有些抱歉的样子。 

“还真是好学生啊!”得知王俊凯并不是不想搭理自己,王源心情一下就好了,满心雀跃地和他讲起了自己初中同桌对他的满腔爱慕。 

王俊凯被他逗得笑眯了眼。


王俊凯其实是认识王源的,他记着这张脸,只是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对方也知道自己。

初中入学考,一个小小的超常发挥,他成了写在实验班名单上的最后一个名字。对这个小意外,王俊凯本人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他的父母确实乐坏了。

他父亲,高中毕业后下海经商;他母亲,从他出生就一直是家庭主妇,无论如何都凑不成书香门第。因此一家人从来没对儿子的学习的期待值几乎是负的,谁曾想这个散养的小孩居然一鸣惊人,这不是天赋异禀是什么!

那天起,王俊凯周末的吉他课被换成了补习班,他再也没能去他家边上的小山坡玩泥巴了。而逢年过节,亲戚们的娱乐项目也从“小凯,来,唱首歌。”变成了“小凯,给你弟弟说说怎么读书。”

王俊凯是个慢热型选手,自带不能主动和别人说话属性,而班上的同学则多半都是不想热型选手,因此初中学段,他除了和同学讨论题目外,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沉默着,高冷学霸的人设算是深入人心了。

大概高中也会这么无聊下去。这是王俊凯踏进教室前的内心独白。

而直到他在班里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在初中漫长又机械的刷题岁月中,王俊凯有一个不算新颖的解闷方法。

那时班级的窗户正对着学校的篮球场,因为是主角,王俊凯一直坐在靠窗倒数第二排。

大约是初二那年,一个梧桐落尽的晚秋,王俊凯在上今天的第三节数学课。秋天本来就是让人犯困的季节,下午更甚,数学课则有是催眠界翘楚,王俊凯困得不行,想开窗吹个小风清醒一下,却被操场上的一个身影吸引住了。

对方穿着松垮的校服外套,拉链拉到半高,里面明黄色的T恤衫有些晃眼。大概是临近冬天,周围尽是沉闷的气氛,少年明媚的身影格外突出,王俊凯看了好一会儿。

看他断球,看他助跑,看他起跳,看他投篮。

看篮球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然后重重地砸在篮筐上,弹了出去。

没进。

对方显得有些懊恼的样子,同伴意味不明的朝他做了几个手势,他又重新开始在场上跑动。王俊凯盯着他胡乱挽起的裤管又发了会儿呆,直到过凉的秋风吹得邻座的女孩生出抱怨才关上窗把目光放回了黑板上。

原本只写了两三行题干的黑板上,已经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数学公式。

王俊凯拿起笔抄写,脑子却还停在刚才的场景里。

后来很多次,在主课老师放学后加课的傍晚,王俊凯总能在篮球场上找到这个身影。是多闲啊,成天打篮球。

 

“你生日要在基地过了啊!”

王俊凯惊讶地转头。

“我叫王源。”

于是那个记忆中总在球场上肆意奔跑的追风少年有了姓名。 

“我认识你,我们一个初中的。”

我知道我们是一个初中的。

“你可能不认识,但我和你单方面很熟哈哈哈”

我也和你单方面挺熟。

王源从小就不认生,算是聊天界的后起之秀,有他在的场合里,冷场是不存在的。因此,王俊凯有幸体会到了,久违的和人交谈的畅快。

而对王源来说,和人聊天不是难事,但是能聊得开心却不容易。和王俊凯说话却让他觉得舒服。即使对方只是在他停顿的时候给予简单的回应,或在他结束一长段叙述后评论几句,王源仍旧觉得一见如故。

你看,校园爱情都是从瞎扯淡开始的。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