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级大漂亮

对!我是最美的!

高中男生恋爱百科全书 05-06

5.

夕阳还在明,晚风却吹散了白天的闷热。天气好不容易变得适合户外活动了,第一天的军训却告一段落了。

吃完饭,洗完澡,203寝四人开启了新任务——写检讨。

晚上七点半,别的学生都被安排在大礼堂里看国防教育纪录片,他们则教官带到了一个小教室,想来也算是贵宾级礼遇、vip式尊贵体验了。

四人被要求坐在一排。

教官站着看了一会儿,见他们奋笔疾书认罪态度良好的样子,教官叮了一句“不许说话”就离开教室了。

怎么可能不说话?

教官一走,杨阔就啪得放下笔,悲怆的说道:“完了完了……这一千字我可怎么凑啊?”

“连中考作文都不敢要求我写一千字,这个破检查居然要我写一千字。”周超凡也在抱怨,不过笔倒是没停过。

两人的对话又持续了几轮。

王源难得不搭他们的话,持续奋笔疾书,他在写检查方面经验颇丰,一千字简直是屏气凝神,分分钟搞定的事儿。

记得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他上课折纸飞机玩,原本是奔着斜对过同学的桌子去的,谁知道在起飞时刻,方向出现不可逆的偏差,纸飞机直接飞上了讲台。老师当场怒不可遏地把他请了出去,由是王源写了人生中最长的一篇检查,八千字,洋洋洒洒一打文稿纸。

想来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换来的是此刻王源的如鱼得水、下笔如有神;边上的王俊凯却愁眉不展,对于王学霸而言,写作文不是难事,但检讨这种事,确实是没什么实践机会。

“搞定!”王源盖上笔帽,拿起写得满满当当的文稿纸一脸陶醉地端详起来,却突然伸过来一只手——

“借我看看。”王俊凯拿过王源的检讨书,认真地观摩。

“这位优等生,你是企图抄袭同学的智慧结晶吗?”嘴上这么说着,王源却没什么实际动作去制止王俊凯。

王俊凯狡黠一笑:“读书人的事,怎么能说是抄呢?”

隔了一会儿,周超凡写完了检讨准备去交,杨阔拉着他表示自己也快写完了。

王俊凯见状把王源的检讨换给了他:“你跟他们一起去交吧。”

了解到王俊凯挤牙膏式的写作方法,王源仍旧重情重义:“我等你……”

“你这样给我很大压力。”

“希望你转化成前进的动力!加油加油哦!”王源学着莫名其妙的台湾腔嗲嗲地说道。

“我靠……我的耳朵!”杨阔没拿笔的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脸上做出一个夸张的嫌弃。

“耳个屁……又不是给你加油!”

话音才落,杨阔也写完了。

周、杨二人结伴去交检讨了,教室里只剩下王源和王俊凯两个人。

王源单手撑头看着王俊凯写字。

王俊凯握笔的姿势不太标准,不过好在人帅,而且坐得很直,微微皱着眉,认真且专注的样子。

教室里格外安静,王源甚至听见王俊凯写字时,笔尖划过纸张发出的细小声响。他们之间距离很近,王源看着对方的呼吸起伏,跟着一起吸气、呼气、再吸气。

似乎是终于掌握了写检讨必备的瞎扯技能,王俊凯的书写速度比刚才快了很多。约摸又过了十分钟,他画下最后一个句号,然后兴奋得看向王源,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像是在等对方表扬似的。

王源原本正全情投入地在欣赏王俊凯写字,没想到对方会突然的转头,加上过近的距离,和那眼底的花火,措手不及。

这次的心跳加速,真的纯粹是被吓到了。

“写……写完啦……?”王源问。

王俊凯点头,见对方没有更多的反应了,就拿着文稿纸站起来。王源却还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于是,王俊凯手摸上王源的头:“走吧。”

摸这个动词用的还不够微妙,王源觉得自己的头发是被反复揉了几下,奇怪的是,他完全不抵触。

这要换了是杨阔,王源早就反手一个巴掌打过去了。王源有些纳闷,却不愿意往深里想,反正这样的相处也挺开心的啊。

王源和王俊凯把检查交上去的时候,国防教育片已经放到了片尾,他们在大礼堂里没坐多久,教官就表示可以回寝室了。

“我饿死了!”周超凡摸着肚子,“小卖部买泡面你们要吗?”

“我我我……一起一起。”杨阔兴奋附议。

王俊凯向来对这类食品提不起兴趣,所以摇头表示想直接回寝室。王源虽然现下非常饥饿,却担心熄灯前吃不完,所以也干脆说了不想吃。

于是四人再次分成两路。

一回到寝室,王源马不停蹄就往床上钻,四仰八叉地躺倒,他是真的累到不想动弹了。

王俊凯在下面拿拿放放,磨蹭了老半天,才爬上铺,手上还带了本书。

听到王俊凯上来,王源不知怎么的来了精神,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想看他在干嘛,却发现对方睡的方向让他不太满意。

“你别睡这头好不好,脚正对着我的头!”王源抱怨道。

王俊凯把书翻到夹着书签的那页,一边看书一边,提出解决方案:“你自己换一头睡不就好了?”

王源却不愿意,声称自己累到无法动弹,没有力气换方向了。

僵持了一会儿,王俊凯认命般地把枕头放了过来。

王源确实很累,尽管寝室里灯都没关,但周、杨泡好面进来时,他已经进入半睡眠状态,是两人的说话声让他的意识重新回归。

泡面真是千里飘香的神奇食物,即便困,王源克制不住自己的食欲,升起一股力量——

“杨阔!快!给哥来一口!”王源把头伸出床铺,张开嘴等待投喂。

杨阔捞了一勺面送进王源的嘴里。

“七旬老汉照顾瘫痪在床老伴哈哈哈,恩爱恩爱!”那边正自顾自吃面的周超凡调侃着。

一直醒着的王俊凯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场景格外碍眼,他翻了个身,闭上眼。

十点一到,寝室的灯自动熄灭。

突然的黑暗让泡面吃到一半的杨阔和周超凡措手不及慌乱不已,寝室里吵吵嚷嚷了有接近十分钟,才安静下。

王源把自己蒙进被子里又玩了会儿手机,终于挡不住困意了。

“晚安……”他用一个小到只有王俊凯才听得见的声音说。

晚安。

王俊凯在心里答。

安静的黑暗里,王俊凯的大脑逐渐模糊。

思绪突然飘到上周五,他从王源手里接过篮球;飘到报道时,不受控制的回头和王源说话;飘到最开始每次放课钟声响起,搜寻着那份属于这个少年的自在。

而之后的日子里,这永远神采飞扬的少年把自己的自在分给了他。

王俊凯的青春,在王源的出现后,开始有了除了学习以外的,想起来让人骄傲的故事,丰富的、多彩的、纯粹感性的故事。

这些挥洒青春的美好片段都是都是后来的事了。

现下他们的青春是傻站着晒太阳,好在有了第一天的过度劳累做对比,之后的几天的训练变得好熬很多。一眨眼,王俊凯的生日要到了。他自己是几乎忘了这茬了,不过他的中国好室友王源却每天掰着手指、掐着日子地在等。


6.

 「生日快乐」

王源趴在床上,蒙着被子,捧着手机输入完这四个字后手指悬空了几秒,然后犹豫着加了个感叹号,却不按下发送键。

手机屏幕上显示已经23点56分,还剩4分钟。王源盯着聊天界面一动不动,时间似乎因为他的屏息凝神而变得格外缓慢。他不敢切出微信,生怕一不留神失去了在零点准时送祝福的机会。

时间从23:59跳到00:00,王源按下发送。

对床上的人没有动静,也没收到新的微信。

难道真的睡着了?王源好奇地掀掉蒙在自己头上的被子,却见王俊凯靠着墙侧坐在床铺上,手里的手机发出光亮照在他的脸上,他正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一直盯着这个方向,还是因为掀被子的响动才看过来的。

王源想过对方可能醒着,但没想过是这么精神抖擞的姿势,加上大半夜这张被手机照亮还直勾勾看向自己的脸,他被吓得大脑停转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你醒着干嘛不回我微信啊?”

“我就睡在旁上你干嘛非发微信?”王俊凯挑眉,反问。

“我怕你睡着了听不到我的祝福啊,而且发微信能留记录!”王源一脸理所当然。

“留记录?”

“证明我是第一个啊……”

“啊……”王俊凯若有所思的翻了下手机,“可惜你不是第一个。”

“怎么可能……我是掐点发的!”王源不信,他对自己的手速完全自信,他绝对是在9月21日开始的第一秒就发出来了。

王俊凯把自己手机举到王源面前。

微信列表上有七、八个小红点,内容都是生日祝福,名字大都是他不认识的,应该是初中同学之类的。而最先收到的那条信息确实不是他的,但这些信息里,只有他的是已读的。

我是他最先点开的祝福,唯一一条。

王源忍不住扬起嘴角,却在这些名字里看到了一个,他也认识的,女生。

“曹希?她怎么知道你的生日?”王源出于好奇问道。

王俊凯愣了一下,他先前根本没注意到,看了下手机,还真有:“大概因为她是班长,有全班同学的个人信息吧……”

“有全班的,却偏偏给你发了?”王源闻到一股恋爱的滋味儿,调侃着。

“因为我生日最早。”理直气壮。

“军训这么累,还熬夜掐点给你发,啧啧啧……”这股恋爱味儿越发浓郁。

“你不是也掐点给我发了吗?”

王俊凯一句话轻松把这恋爱味反弹到了王源自己身上,是啊,我也掐点了。于是王源只好把那句“曹希绝逼对你有意思”咽回肚子里。

“谢谢你。”王俊凯的手机已经暗掉了,他开口,王源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却从声音里听到了真诚,心头一暖,却说——

“你书面回复一下我啊。”

幼稚。王俊凯心里暗笑,却解锁手机真的回复了句「谢谢您嘞!」,然后又发了个小人比心的动图。

这聊天的画风似乎是被王源带歪了?

“别人的你等早上再回呗?”王源试探性的提出要求。

面对这得寸进尺式的幼稚,王俊凯选择无条件接受:“好。”

王源把脸埋进枕头里,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开心到有点诡异,至于在开心什么,他倒说不上来,就是觉得自己是特别的那一个,很爽就是了。

“睡吧……”王俊凯说着,躺了下去,扯开被子盖好。

王源的脸还是埋在枕头里,他挣扎了一下还是开口:“生日快乐,王俊凯。”

“干嘛又说一次?”王俊凯的声音比刚才离得更近了。

“就是想亲口说……”更有仪式感,王源在心里补充着自己的观点。

“那再谢你一次,亲口……谢谢你。”

王俊凯说这话时的每一个起伏停顿都听得王源觉得耳朵痒。

大概是深夜人类的感情比较丰富,王源总觉得有种暧昧不明的气氛绕在他的周围。

王俊凯生日当天,是军训的倒数第二天。

原本觉得度日如年的军训,到了快结束的时刻,反而让人恋恋不舍,甚至自虐似的生出了再多待几天就好了的念头。上午是他们最后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训练了,训练结束时,教官强调着下午会操时的注意事项,依旧是声色俱厉的样子,却不再讨厌了。

下午会操,全班同学都憋着一股劲,全力做到最好,最后,一班真的像教官第一天说的那样拿了很好的名次。

晚上的文艺汇演,领导不知是哪儿想不开,非要求在室外举行,于是原本吹着空调看节目的饭后休闲活动硬生生地整成了大型露天澎湃蚊子吸血会。

配合着台上诗歌朗诵的节奏,王源啪啪啪——在空中拍了三下,摊开手,一只蚊子都没打到。

“你这命中率基本要告别cs了。”王俊凯看着王源的动作感慨。

“去你的!我打cs的时候你还在帮妈妈打酱油呢!”王源推了下身边的王俊凯。

王俊凯摊手,怼到:“我学会走路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哟,您一个多月大就学走路了?天才儿童啊,快去北大少年班,别在S中耽搁了!”

“我99年的……”王俊凯一脸平静。

王源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上世纪的老人,你天天混在我们00后当中有何企图?”

“为了遇见你啊。”王俊凯一双眼睛貌似深情,语气中却半开玩笑。

王源突然觉得,王俊凯要是泡妞的话肯定特别厉害,因为自己有那么0.1毫秒,真实地被撩到了。

“我是说真的……”王俊凯的语气变得认真起来,他第一次专注地看着王源,并且在对视后两人都没有回避。

王源心里其实虚得要死,他想结束这个对视,但却又被对方的眼神吸引。

王俊凯的眼睛太好看,不亮的灯光下,睫毛在眼底投下阴影,这眼神热烈却深邃,像是眼底藏着整个世界,又像是整个世界里只剩自己的倒影。

“我其实初中的时候就知道你。每天放学我们班要留下来补课,我无聊就喜欢往窗外看,有一次正好看到你在打篮球。那天你穿着骚黄色,特别惹眼,投球动作特别自信,但是球没进。”

王俊凯停下,终于把眼睛从王源身上移开,转而抬头,看着天空,继续称述:

“后来几天,我都刻意在篮球场上找你,每次你都在。那时候我每天都在想,你怎么这么闲不用回家做作业吗。一直到初三,你还是几乎天天打篮球,偶尔不在,我就猜一定是被老师扣在办公室辅导。”

听到这里,王源点头表示对方的猜测是对的。

“整个初中生活里,我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做的唯一和学习无关的事,就是看你。那时我就觉得,还好有那么个人给我开开小差,否则我的生活就太闷了。”

王源最开始听对方开口时,是心慌,因为这语气这开头太像是来告白的了,但听到这里他突然觉得心酸,替王俊凯心酸。

“你以后不会闷了。”王源一直觉得自己很会说话,却偏偏在这么个时刻,他只是干巴巴的憋了这么一句出来。

“我知道。”王俊凯的声音带着笑意,“因为已经我认识你了。”

那晚,月色朦胧,看不见星星。薄薄的云浮在天边,让空气中带上了一份小心翼翼的温柔。




终于写完了军训部分。

下一章就可以校园日常流水账了,如释重负。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