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级大漂亮

对!我是最美的!

意外-上

现实向,短篇。


00.
如果不出意外,我们是要做一辈子朋友的关系

01.
就像一首还没播完就被按下暂停的情歌,就像一支还未及绽放就被无意折断的野花,就像大多数的少年情愫,没能被表白就戛然而止。
大概是匆促岁月里的情不知所起总被长大后的我们润色成青春里最动人的思绪,而那份笨拙却真挚的喜欢便成了心底最难忘的美好,于是少年如初的笑容被时光洗练得愈发迷人。
即使是一场突然惊醒的梦,我却始终觉得,那是个美梦。

02.
2011年底,我被星探选中加入了TF家族做练习生。最开始的想法其实很单纯,就像之后采访时一直说的那样,免费的培训没道理拒绝。
几个月后,我被安排和他一起上声乐课。
他是比我早一期的师哥,在练习生中算是被力捧的对象,所以当时觉得,可以和师哥一起训练是一件特别光荣的事情,虚荣心和自豪感让我兴奋异常,因此那天我一反常态地很早就到了公司。
不大的教室里我一个人坐着,心里反复练习着等下要怎么开口介绍自己。
直到门被突然打开了一个不大的角度,我因为紧张,嗖地站了起来,他把头伸进来张望,大概是我没站稳的样子有些逗,他应该是想笑,但最终却抿了下嘴唇憋住了。他犹豫地走进来,却不说话,看起来似乎不知道该对我做出什么反应一样,表情拘谨。
“师哥好。”我鞠了个躬,看上去像是个在给老师问好的小学生。也许是我的问候方式确实太过愚蠢,又也许是他本来就不善言辞,他确实没有要搭理我的意思。
于是我主动伸手,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王源。”
“王俊凯……”他答得简单,在迟疑一下后,他最终握住了我伸向他的手。
虽然他比我大了一岁多,但他的手似乎比我要小一些。带着春寒的天气里,这样暖暖的触感让我对这个高高在上的师哥产生了好感。
王俊凯,王俊凯……我在心里不断重复着这个并不算特别的名字。
这是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情景普通到很多细节都已失色,唯独他穿着的橙色外套在记忆里突兀地被陈列着,经久不衰。
从那之后,每个周六上午,我总和他一起在这个不大的教室里上课。说是上课,其实多数时候,我们只是选择一些自己喜欢的歌来唱而已,那时的王俊凯还不像几年后那样疯狂的迷恋着周杰伦,他总喜欢唱一些和他的年龄不相符合的女歌手的苦情曲目,我也总是跟着他唱。
唱着唱着,悲伤的曲调似乎变得轻快了一些;唱着唱着,寂寞的歌词似乎变得热闹了一点;而唱着唱着,总皱着眉的王俊凯突然对我笑得露出了虎牙。
我对王俊凯的第一印象,其实是高冷男神。直到他终于在我面前笑得前俯后仰,直到他偶尔瞪眼威胁着要来打我,直到他死攥着手机自己不玩却故意不肯给我,男神孤高冷傲的形象一点一点地瓦解。
最后我发现,他不过是万千个喜欢装酷的小男孩中的一个,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他特别帅吧。
我们之间的相处因为我的幡然醒悟而开始变得更加自然随性,大大的沙发上我们却喜欢黏在一起看着同一部手机,他总喜欢拉着我的手尽管重庆的夏天时常热得我俩手心冒汗,我习惯追在他身后讲着学校发生的事尽管他偶尔会不耐烦的嫌弃我。

03.
7月15日,我和王俊凯的第一首翻唱被传上了网络,《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一首讲述女生之间略显黏腻的友情的轻快歌曲。或许是两个小男孩的组合足够有新意,也可能是网友都是外貌协会VIP会员外加一些些恋童属性,这首歌有些出人意料地在网络上走红,并且被原唱转发。
因此,我们的歌被越来越多的传上网,我和王俊凯也逐渐变成了小有名气的网络红人,甚至有电视台来邀请我们一起去节目里唱歌。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从春天走到了冬天。
我穿着厚重的外套从车站往公司走,那时我不像现在这样瘦,每到冬天穿的多了,我就觉得自己会像个皮球一样走着走着就滚起来。
“二源!”不用回头我就知道那是王俊凯的声音,那段时间王俊凯总爱这么叫我,虽然我多次表达了不满情绪,但他却总煞有其事地辩解称“源源不就是两个源……二源……二源”。
对于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汉,我当然——
并没有反驳。
王俊凯从后面勾住我脖子,整张脸凑到我耳边,说话时还带出白雾:“叫你怎么都不理我啊?”
我伸手搭上王俊凯搁在我肩上的手,他的手好像有点冷,我侧过头看他,这种天气里他居然只穿了一件卫衣:“你穿成这样,你妈怎么肯放你出门?”
王俊凯笑了一下,指着我揶揄着:“总比你好吧,我远看还以为一个大雪球在街上滚呢!”
尽管王俊凯的语文真的学得磕碜,但在调侃这个领域里,我确实是望尘莫及,甘拜下风。
但输什么都不能输了气势,我瞪了王俊凯一眼,抬手想用手肘去顶他,但由于他对于我的惯用招数过分熟悉,这样的一记奇袭居然被躲得恰到好处。
我挥拳作势要打他,他向前跑了好几步,我追了一下,眼看他跑的有些远了,我索性慢吞吞的走起来,反正王俊凯会在前面等我的。
果然,王俊凯回过头来找我。我几乎看不清他的样子,只是突然觉得这个身影略显单薄的男孩,在这个时刻,让我觉得温暖。只是这温暖,在后来的日子里,徒余唏嘘。
我磨磨唧唧地向王俊凯走去,他的笑容也逐渐明朗。不是那种被逗乐了之后的大笑,也不是录影时刻意做出的假笑。
只是一个微笑。那么平凡的一个表情,我却看到了很多东西。关于真诚和美好,关于温柔和安静。
直到我终于走到王俊凯跟前,他依旧维持着这样过分好看的表情,直至我有些怀疑是否是时间停住脚步,他才终于开口——
“生日快乐。”他是这么说的。
我愣了一下,明明过几天才是我生日。
“你生日那天要上学,没办法当面说,所以提前。”
王俊凯大概真的有听见我内心独白这样的超能力吧。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不大的盒子,凑到我面前,献宝似的打开,这情节倒是和电视剧里男主角求婚有点像,不过显然生活远比剧本更加让人意外,因为——
“耳机?”我有些不解。看着盒子里被认真理好的耳机线,内心不禁感叹起王俊凯到底是多么不可多得独树一帜的傻逼,才会想到送这种生日礼物。然而王俊凯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我明白,这么吐槽他的我才是真傻逼。
“你不是想换iPhone吗……”王俊凯顿了顿,低下头不再看我,“手机我是买不起,所以先送你耳机。”
无法相信这样足以被载入史册的泡妞金句居然从王俊凯的嘴里说了出来,更无法相信他说话的对象,是我。
王俊凯站在那里,拿着盒子的手尴尬的举着,他瞄了我几次,最后干脆抬起头盯了我一阵。像是在判断我对这个礼物是否满意一样,他皱着眉头,看起来有些别扭有些犹豫,有些期待有些担心。
我抱住他,他僵直在那里,隔着不厚的衣服,他的心跳声无比清晰。

04.
那天,我12岁了。
那个年纪里,我没有怀疑过我们的友情是否过分甜蜜,也没有思考过这样的拥抱会不会太显亲密。
我只是开始有了很多愿望,而每个愿望里都恰好有他。
希望和王俊凯一起唱很多他喜欢的我喜欢的歌,希望和王俊凯一起讲很多他知道的我知道的事。
希望和王俊凯一起。
当王俊凯收手回抱我,当他把冰凉的脸颊贴上我的耳朵,当我感受到他哈出的热气触到我的后颈。
这个认识不到一年的男孩,正式被写进了我的生命里。
于是,我变成了我们。
于是,我能想到的每一个未来里他都在不远处陪着我。

05.
这就是故事的开头。
没有很多迂回曲折,甚至没有一见钟情的经典桥段。
有的只是一双少年,一份情绪。

06.
我一直不喜欢冬天,因为怕冷。
特别是后来到了北京念大学,干燥的天气本就让我有些水土不服,路边上光秃秃的老树尴尬却整齐地在两边排开,被扫到路沿旁还没化完的残雪白得晃眼,一个人走过,确实过分冷清。
而2014的冬天,可以算是一个例外。
一月底是一年中最冷的几天,男生学院自习室的第一集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完成拍摄的。
为了短剧特地搭出的房间里,空调过分努力的工作让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我穿着白色毛衣,整个人都趴倒在桌上,歪着头看王俊凯赶寒假作业,他那年正好初三,学业颇为紧张,但却从来没有错过公司训练。
空调的风扇摆动,正对着我的脸,一阵狂吹,真特么热。
我转换视线,直起身,专注台本上的台词,然而还没看几行,注意力就又被身边奋笔疾书的某人拉走,红色的衣服总是过分突兀地跑进我视野的角落,我用余光关注了他一会儿之后,干脆转头,明目张胆地盯着王俊凯。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目光的持续注视,一直专注功课的王俊凯匆匆抬头看了我一下,只是一眼,我整个人一麻,像触了电一样,我仓促地移开眼,欲盖弥彰地向别处张望着,心里却荡漾着一些说不明白的情绪。
“你背完了?”王俊凯的心思一直都还在作业上,一边动笔,他随口问我。
我先是摇了摇头,看他不搭理我,我才意识到他根本没在看我,于是开口:“不太熟,我自己再对一遍。”
王俊凯还是没回答我,看着他神情专注的样子,我确实好奇功课怎么会对他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于是便凑过去看他的作业。
草稿纸上凌乱的演算过程,估计王俊凯自己都不一定能看得懂,黑色水笔迅速写出的符号杂乱的呈现,这样潦草不清的内容,我却居然看得比看台本更认真。
“我写字就这么好看吗?”王俊凯并不是真的在问我,他只是像平时那样随口调侃我一下。我却因为这样不经意的一句话,紧张得一时间接不上话。
他停下笔,眼睛却直愣愣地盯着题目,不知道是在用脑过度的中场休息还是思考新的解题思路。
“比台本好看多了。”我诚实的回答,毕竟他也不在意我答些什么,双手举起被丢在一边的台本,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却依旧一个字都没看进去,叹了口气,我抱怨着,“明明你也是主角,凭什么台词比我少了那么多?”
王俊凯眼睛终于朝我的方向瞄了一下,然后他笑了起来,说:“因为你本来就话多。”
我居然因为王俊凯终于有那么几秒钟把注意力从作业放到我身上,而感到雀跃。抑制住自己忍不住扬起来的嘴角,王俊凯当然没注意到我表情的变化,拿起了笔,他应该是想到了这道题该怎么解吧,我听着他写字时纸和笔摩擦的声响,确实不懂这种大家都各自聊天的环境里,他到底为什么能静下心学习。
我也不再看他,专注于剧本上的对话,认真地背了几遍台词后,我说:“好了好了……来吧!”
王俊凯抬头看到工作人员都就位了,才放下笔把作业挪到一边去,等待主页君示意开始。
尽管我和王俊凯之前也都参加过公司自制短剧的拍摄,说起来也算是有点经验,但这次的录影显然比之前几次都来的正式,而且拍的内容也比之前精细不少,所以NG自然是少不了的,但王俊凯的大规模长时间集中性一凑近我就笑场却是始料未及的。
当王俊凯第二十一次在凑近我说话时忍不住笑出框后,主页君几乎绝望地揉着他本就看起来暴躁不安的黄毛,考虑起了是否要修改剧情。
我也终于忍不住开始抱怨:“我长得就那么搞笑?”
“哈哈哈!”坐在一旁的王俊凯还没收住笑就回答道:“原本很熟的脸一凑近看超好笑!”
王俊凯像吃了炫迈一样笑得根本停不下来,我意识到按这种走势,就这么几句台词搞不好真的要录到晚上才能收工。假期生活本就所剩无几了,我还要坐在这里浪费这弥足珍贵的时间,哎。
好不容易,王俊凯终于成功地收住了笑,他舔了舔嘴唇,沉下脸,于是主页君示意我们开始新一次的尝试。
王俊凯把脸凑近,之前几次我没注意,但王俊凯提到后,我的注意力几乎完全停留在了他慢慢放大的五官上。王俊凯说得对,原本熟悉的脸在靠近后看,确实奇怪得让人想笑,不过这次他没有笑场,而我却忘词了。
我和王俊凯的距离近到让我局促,我几乎能看清他的毛孔,他开始念起台词,我看见他嘴巴一张一合的,原来他的唇形挺好看的啊,这样无聊的赞叹让我错过了他说话的内容,耳朵只捕捉到了几个零散的词语。
他说话时带出的气喷在我脸上,真特么热。
在那短暂的几秒钟里,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王俊凯真好看,好看到我移不开眼睛。
后来,我曾试图去描摹他的五官,但无论再怎么回忆却都觉得比那一刻的他,相却甚远。
或者因为,之后我再看他时总夹带着太多复杂情绪,以至于无法再单纯客观地去欣赏。
这个冬天,真特么热。
我觉得自己的大脑充血,整个世界安静得只剩下我的心跳声。我因为紧张屏住了呼吸,手指来回搓着衣角,我莫名的陷入了某一瞬间的暧昧中。
“王源儿!”王俊凯推了我好几下,我才回过神,他的语气有些埋怨,“你怎么不接词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重复了几遍,才终于放松一直僵硬的手指,长舒了一口气才恢复正常的语气说:“你凑太近,我没反应过来。”
王俊凯抱怨了一下后,调整表情,示意主页君可以重新开始。
这一次的尝试颇为顺利,王俊凯没笑场我也忘词,就连边上并没有台词的刘志宏表情都很是到位。
主页君显然对这回的表现也很满意,终于松开了一直紧皱着的眉头,宣布收工。
我如释重负地靠倒椅背上,从来不知道原来和王俊凯的一个对视居然比舞蹈课压腿还累人。
我看着他认真把草稿纸叠齐后放到作业本上,他转头看我,问:“你还不站起来啊?”
王俊凯的眼神在我身上停留了没多久就移到了别处,顺着他的方向,我看到刘志宏他们几个已经背好包,打打闹闹地准备回家。
“我累得想在公司睡一觉再回去……”我靠在椅子上,这样的天我居然出了一身汗,也是奇了。我歪头盯着王俊凯,他把理好的东西塞进了书包后就拿着书包站在哪儿,沉默的催促着我起身。
我向来受不了他这样,于是吸了口气,一下子站了起来,拍拍王俊凯说:“走走走!回家啦!”
王俊凯背上包,伸手把我拉到他边上,开始和我聊起了他最近正追的新番。
我和王俊凯回家的方向其实相反的,但每次训练结束后,我们却都是一起走的。有时候我会陪他到车站那里等车,有时候他会陪我走好长一段路回家,还有些时候放得比较早,我们就会去转角处的一家店里坐着,一边吃东西一边聊说过就忘的废话。
目送王俊凯上了公车后,我还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直到车上王俊凯的身影终于被一个中年女人完全挡掉,我才收回目光。

07.
我把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来,思绪却没办法从刚才的短剧中抽离开来。光是回想刚才的场景,心头没有由来地一紧后,突然泛起了一些我陌生的感觉,这感觉美好却微妙,细腻且强烈。层层叠叠的心绪重合,我不由自主的傻笑。
今年冬天,大概是真的热吧。
我觉得自己的脸很红,于是解开裹得紧紧的围巾,让风能透进来一些,但心里杂乱的情绪却没法被风吹开。
傍晚的天空笼着一层薄薄的红色光晕,在路灯还没亮起来的时候,显得温婉柔和。
而这一刻,我却只想着你。
我看着渐晚的暮色,想起你。我挤进拥挤的人潮,想起你。
浮华的世界映入眼底,我看到的却尽是温暖的光影,只是因为你。
我猝不及防地跌进这场注定草草终结的爱慕中,沉浸在这心境所带给我的甜美体验里,无法自拔,无力脱身。

08.
我红了。
微博的粉丝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去江北机场送机的粉丝比首唱会那天还要多上一点,发行的新歌蝉联了几期榜首。
当我站在舞台上,王俊凯手拿着奖杯,我听见他在说话,台下有粉丝的尖叫。我说不清楚,兴奋和紧张究竟哪种情绪更多,但肾上腺素飙升的刺激感受确实让我迷恋。
刺眼的灯光闪烁,相机的快门按动。
组合几乎是靠着粉丝被推进公众视野的,猝不及防地,我的身份也居然从一个小有名气的学生转变成了受人追捧的偶像。
然而这样的身份转换带来的,不可能只有让人欣喜的内容。粉丝的过分关注大多数时候让我觉得不自在,而网络上的偏激言论我也确实没法视而不见。
不过,比起这些更让我烦躁的,是关于王俊凯。
当平凡的注视在相机定格时闪烁出专注的宠溺,当普通的触碰在粉丝尖叫下转变为闪躲的暧昧,当寻常的玩笑在公司剪辑后透露着微妙的默契。
正常人其实几乎不会思考,我和我的同性朋友之间是不是太过亲密,这样的无聊命题。我曾经也是正常人中的一员,但当这样毫无意义的话题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后,我终于不负众望地脱离了正常人群体,成为了一个敏感的神经病人。
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评论和现实生活中有意无意的调侃,加上本就朦胧的一些情绪共同作用下,我终于把,王源是不是喜欢王俊凯,这个命题提上了议事日程。
直到某个周六的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时,王俊凯的脸毫无征兆地被想起,我凭借着记忆粗浅地勾勒出他的各种神态,有时专注有时迷茫,有时严肃有时温柔,而每一种样子让我恰到好处的着迷。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正因为想到他而不由自主的扬起嘴角。
或者有些问题,当你开始去思考的时候,心中其实就已经隐约有了答案。
我却试图逃避,逃避着心里清晰的声音。
我努力避开王俊凯的视线,但却总在他移开目光后时用余光去关注他,我减少着和他的对话,却总在他不断重复后用更热烈的方式回应,我躲避着他的肢体接触,却总在看到他因为我的闪躲而失落时忍不住又凑近。
欲盖弥彰,却又在反反复复的逃避中,被刻意掩藏起的情绪变得愈发明白。而当我几乎被这样暧昧不明的关系弄得几近崩溃时,王俊凯因为中考开始闭关了。

09.
我已经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见过王俊凯了。
一方面我终于得到了一段喘息的时间,但真的持续这么久见不到王俊凯,却反而让我更加烦躁和不安。
我趴在课桌上,五月份的天气已经热得让人烦闷,尽管头顶上的电扇不负众望地正兢兢业业重复着圆周运动,但过分灼烈的日光确实仍旧让我觉得难受。
我的大脑里循环播放着关于王俊凯的一切,从对过去场景的种种回顾一直放到对未来生活的无聊幻想,如此往复,周而复始。幼稚。
老师的普通话里夹带着浓烈的重庆口音,写意的散文再这样独特的朗诵下显得搞笑,我却没有心情成为窃窃偷笑学生中的一员。
粉笔接触黑板而发出时轻时重的响声,合着这缓慢而独特的讲课声配上电扇有规律的转动声,好像所有的东西都能让我的情绪变得更加糟糕一样,我的烦躁到达了一个新的高潮。
我想见他。
我提了一口气坐直,却又绝望地悲叹。
在出校门买个午饭就被粉丝追了一条街的现状下,要和王俊凯私下见面不被人看到的困难程度,可能比请周杰伦和郭德纲一起参加爸爸去哪儿还要高上一点。
泄气地趴回桌上,桌面被太阳晒得滚烫,我的脸瞬间被烤成了五分熟。
“我靠!”意料之外的不适感,让我脱口而出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脏话。整个班上除了个别梦会周公的之外,几乎所有同学都齐刷刷的朝我的方向看过来,更不幸的是,老师的讲课也被我的一句叫骂打断。
“王源同学,你好像有什么事情想要和大家分享?”老师笑得和蔼,我反而被这和蔼背后的威胁的意味吓得后背一凉。
我拼命的摇头,摆摆手表示:“没有没有!老师您继续。”
“你这样大叫,打断了我是没什么,万一吓到了睡着的同学可怎么办啊?”老师一边调侃着,一边在讲台上翻着他的备课笔记,“啊呀,年纪大了,被你一弄,我还真忘记讲到哪里了。”
几个认真听课的同学在下面提醒了几句,课堂重新恢复了无趣却有序的节奏中。
我知道这一次还只是调侃几句,要是继续走神大概是真的要完。于是收起心思,不再发呆。看着摊开书本上的一大片空白,与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板书一对比,心里居然真觉得有点愧疚。
我提起笔想把黑板上的东西抄下来,但真的认真看起板书却发现内容太过杂乱,一时间也不知该从哪里下手,只好作罢,一手动着笔,做出认真记录的样子,其实却是在课本上练习着自己的签名。
我的字在同龄人里应该能算得上好看了,但端端正正把自己名字写工整是一回事,要把名签得狂拽炫酷完全是另回事。因此作为一颗正冉冉升起的新星,我还是挺热衷于练习签名的,这样打发时间的行为显然和无聊至极的语文课是天作之合。
直到某一次在写完王后意外的把氵潦草地连成了亻的样子,我顿了顿补全,王俊凯。
看着课本,前半部分还算流畅,到了凯字这里几乎是一笔一划写得跟小学生似的,甚至还犹豫了好半天凯字的笔序。我恍惚间意识到,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写他的名字,原来我居然把王俊凯这三个字写得那么丑。
脑海中一瞬间闪过什么想法,我把课本翻到之后几页的空白处,从笔袋里找出许久没有用过的活动铅。
——王俊凯。
我这辈子,除了小学第一节课时学写第一个汉字之外,大概再也没有这么认真的去写过字了,我几乎屏住呼吸生怕这样的微小起伏会让笔触变得不自然,但过分的小心却反而让字的结构变得有些生硬。
我有些不满,于是摸出笔袋深处的橡皮擦掉了这个丑陋的痕迹,拿起笔重写。居然比之前的更加难看,上次写的太拘谨,这次却写得太随性。我于是机械地重复着写擦掉再写的循环。
后来懒得擦了,直接写。
然而直到课文间的留白处,被王俊凯的名字填满,我看着字里行间挤着的每一组名字,却最终都没能挑出一个完美无缺的作品。好像无论把这三个字写得多标准多好看,都及不上王俊凯半点。
我看着满书的王俊凯,突然意识到这样偷偷在书上反复写着某个人名字的行为,完全就是女生暗恋时才会去做的傻事。
或者是年少的爱慕确实总偏好做一些徒劳无功却繁复的事情。
真是傻逼。

10.
大概是过分强烈的日光,我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突如其来的尴尬和羞耻促使我拿起被丢到一边的橡皮,试图销毁这些愚蠢的痕迹,却因用力过猛,擦破了课本。
前桌听到动静好奇的回头来一探究竟,我啪地合上了书,却终于又成功地引起了老师的关注。
恰似某段肆意妄为岁月里被全情表达的感情,在被别人无意撞见后,草草终结,却又久久不忘恰似之后再翻开书页,我依旧会微笑回忆,心里却莫名空了一块。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