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级大漂亮

对!我是最美的!

高中男生恋爱百科全书 14

和王俊凯和好如初后,王源的日子过得风风火火,每一秒钟都透露着生机和希望。

时间飞逝,转眼来到校庆当天。

高一一班素来有一个无法逃脱的命运,所有活动永远是第一个上台的,王源他们班自然不能是例外。

虽然在无数次合排中,他们班的歌舞剧收获了不少好评,甚至连校长都表示期待正式演出,但这些对作为总负责王源来说,比起鼓励更像是压力。

台上,校长致辞已经念了接近十分钟。

那口带着他们当地特色口音的普通话让无聊的发言稿变得逗趣。王源一直觉得校长讲话比听德云社的相声还好玩,然而今天他——笑不出来。

等后台的王源因为正式演出的迫近而分外焦虑,时间的缓慢流动和他心中成倍增长的紧张感形成鲜明对比。

王俊凯眼睁睁看着王源绕着不大的候场区域转完了第十六圈,忍不住采访当事人:“王源同学,你一直转不晕吗?”

王源煞有其事地说道:“你没发现我顺时针两圈接逆时针三圈吗?”

王俊凯被这个解释逗笑。笑了一会儿,他发现王源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绕圈,一派要绕到正式演出的气势。

就算当事人不晕,王俊凯看着都晕了。于是,他堵到王源面前,说:“别转了,我看着晕。”

被挡住行进轨迹的王源瞟了一眼王俊凯,一言不发,淡定转身,换个方向继续转。

王俊凯眼疾手快,拉住王源连帽衫的帽兜,把他扯了回来。

王源崩溃的回头,一撇嘴,眼神悲怆,声音绝望:“大哥,我好紧张!”

这幅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天要塌下来了。王俊凯笑道:“都排那么多次了,你慌什么?”

“多着呢!”王源掰着手指,数了起来,“万一我抢拍了呢?万一我忘词了呢?万一我传球失误了呢?万一我上台就滑倒了呢?万一舞台上的吊灯砸下来了呢?”

就王源的想象力而言,其实还可以说出一万多个万一,不过王俊凯捂住了他的嘴。

“想到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王俊凯真诚地安慰道。

“总还有没想到的啊!”王源虽然被捂住了嘴,却依旧不放弃反驳,说话时口水蹭到了王俊凯的手上。

由是王俊凯松了手,在裤子上擦了好几下,做了个夸张的嫌弃表情后,正色道:“总有想不到的,那你不如不想。”

王源皱眉,停了一会儿才说:“你这是典型的诡辩论!”

见王源对他的言语激励并不感冒,仍旧忧心忡忡的样子,王俊凯决定换个疗法,提议道:“要不我给你开个光吧?”

“开光?”王源疑惑地问道。

王俊凯点头,却不解释,直接伸手挑着王源的下巴,把他的脸调到适合的角度。

然后,王俊凯凑近王源,直到王源因对方的鼻息而脸颊烧烫,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前所未有的近。王源甚至看到了王俊凯脸上细细的白色绒毛。

所谓开光,不会是要亲我吧。

在产生这个不文明的想法后的两秒间,王源顿时领悟到小鹿乱撞这个充斥着少女情怀的词有多生动。他心脏现在跳动的强烈程度,这只小鹿怕是得了疯牛病,横冲直撞。

王俊凯另一只手搭上他脸颊的时候,王源屏住呼吸,本能地闭上眼睛,脑子霎时空白了,整个人提着一口气等待着下一秒——

王俊凯却只是拨来他的刘海,用手指在他额头上画了些什么后,拍了下他的额头。

“好了。”王俊凯的声音在王源耳朵边上响起,很轻很沉。说完后就放开了手,和他拉开距离。

我都踮起脚尖等待爱了,你就往我脑门上画个符?

睁开眼睛,王俊凯正一脸得意地看着他。王源眨了好几下眼睛,努力消化着王俊凯刚才的举动,顺便教训了一下自己最近频繁加戏的脑子。

沉默了一阵,王源皱起眉头,问:“你画了什么?”

王俊凯对王源丰富的内心戏一无所知,笑得格外灿烂,说:“签了我的名字。”

“你当我是快递吗?”王源一个白眼终于忍不住翻了出来,王俊凯真的是个白痴。

“中考前,班上好多同学都找我给他们的数学书签名开光的,据说能考得好点。”王俊凯一脸正经地说道。

我难道长得像数学书吗?

“那是因为你数学好啊……”王源翻起今天的第二个白眼,理着自己被对方拨乱的刘海,愤愤地说:“演出你的名字有屁用,还不如给我签个林俊杰……”

“那我再给你签一个?再加个周杰伦、陈奕迅、五月天……”王俊凯一边报着他的豪华签名套餐,一边又一次凑近王源,作势要撩他头发。

这是签上瘾了?

王源往后缩,想到刚才的场景,心有余悸。他摆手推脱道:“不了不了,您一个人的才华抵过了整个华语乐坛。”

王俊凯显然对这句玩笑话很是受用,笑得更加开心。


有了王俊凯的一番努力搅和,原本难熬的候场时光一下子过去了。

校长结束冗长的讲话,主持人说完几句调动气氛的台词后,终于轮到了他们班的演出。

整个歌舞剧的上场顺序里,王源他们组是倒数第二个,而王俊凯则在他们之前一组。

王源从表演正式开始的那一刻,整个思路都空白了,站在离舞台最近的候场区发呆。

等他回过神时,王俊凯他们组已经在台上了。

从王源的角度是看不到王俊凯正脸的,只是一个大概的侧面轮廓,追光灯打在他的身上,他抱起吉他,弹着王源听过上百遍的和弦。

然后,他开始唱歌。

王俊凯的唱腔和周杰伦的很相似,大概是出于喜欢而刻意模仿的结果。

王源总从这个人的歌声中听出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像是不愿屈服的倔强,又像是深入灵魂的温柔,交织渗透。

大概是亲友滤镜厚吧,王俊凯在台上唱歌的样子,让他沉迷。

一首歌结束,幕布拉上。

王源准备上场,王俊凯拎着吉他和他擦肩而过,他停下来,回头。

王俊凯也正看着他,对视后用口型说了句“加油”。

王源伸手摸自己的额头,回想起对方手指触及时的感受,深吸一口气,心里突然很有底气。大概是开光真的管用吧。

幕布再次拉开,灯光晃眼,台下坐满了人。王源没有了候场时的局促不安,顺利的演完了自己的部分。

舞台侧面的王俊凯却悬着一颗心,看王源每一个动作,听他唱每一个音节,直到整个表演结束,才收回过分专心的目光。


终于结束了。

王源坐在后台的长椅子上,才觉得自己手心全是冷汗,长舒了口气。

看着王源这幅样子,王俊凯发表一字短评:“怂。”

“我这是从心!耿直!真诚!率性!”王源反驳。

“是。”王俊凯笑着点了好几下头后,伸手揉着王源的头发,补充,“开光果然有用,你刚才的表现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

王源拍掉了对方在自己脑袋上瞎抓的手,翻出了今天的第三个白眼:“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小爷我天生属于舞台!”

“我发现你最近对我的态度很嚣张?”平白被王源翻了几次白眼的王俊凯忍不住感慨。

以前的王源分明对他很是崇拜,望向他的黑眼珠里写的尽是仰慕,最近倒也依旧望向他,只是眼睛里全是眼白。

“我就嚣张,咋滴!”

“行行行……”这幅理直气壮、有恃无恐的嘴脸,王俊凯看着,心里却非常欢喜。

他希望,眼前的人可以一直嚣张下去。他还希望,这样的嚣张只属于他一个人。

王俊凯皱眉,被这个想法弄得心神不宁。这种感觉无疑是陌生的。王源之于他是特殊的,这一点他早就知道,只是最近对这个人泛滥起来的占有欲又是什么原因?

刚才在对方额头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装着给对方鼓励,冠冕堂皇地说着是开光,私心却是“盖了我的章就是我的人”这种无聊的独白。

愚蠢至极。

王俊凯活到现在,第一次觉得自己特别幼稚。

王源又不是开学发下来的一本新书,写好名字就掌握所有权,即使每天丢在桌肚里,不会被别人拿走。

看着此刻正傻呵呵望向自己的王源,王俊凯心里泛起一阵迷茫。

难不成这友情,也有占有欲一说?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