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级大漂亮

对!我是最美的!

高中男生恋爱百科全书 17

王源还是第一次去王俊凯家。

开门的中年女性身形偏瘦,围着家庭主妇招牌的红色围裙,看样子应该是饭做到一半就出来给他们开门了。

原来王俊凯长得像妈妈。

王源脸上摆出逢年过节走亲访友必备招牌笑容,毫不认生地主动打招呼:“伯母好!”

王俊凯这才意识到需要介绍一下:“这是王源,我今天早上说过要来的。”

王俊凯妈妈笑得格外亲切,眉眼弯弯,语气热络:“我老听小凯提起你呢。”

小凯,这个称呼对王源来说很是新鲜,他眯起眼睛,忍不住问:“小凯都说我什么呀?”

“他呀……”王俊凯妈妈瞥了一眼站在王源身后的王俊凯,停住了声音,把王源拉到一边后才又小声说起话来。

王俊凯听不清两人说了什么,只是王源听完后,打量了他一会儿后笑得意味深长,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了。

一阵恶寒,王俊凯果断地终止了这个温馨场面:“别聊了,还有正事。”

王俊凯一把扯过王源的衣袖,把他拖走。王源被迫结束了这番亲切友好的交谈,被拖行途中时刻恋恋不舍地望着王俊凯妈妈。

王俊凯把他带进自己房间后就关上了房门,嗯,还锁起来了。

暧昧。

这个词突兀地冒了出来。王源就是觉得王俊凯这样拽着他进卧室还反锁房门的行径,特别像是他们要干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王源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的思路回到正轨。

王俊凯的卧室和王源脑补的如出一辙,书桌靠窗放着,左边是床,右边是一排书架,干净整齐得让人产生一种破坏欲。

“你活得这么整齐累不累?”

王源感叹着,走到书架旁,观摩起了对方的藏书。对,藏书。对比他家那个横七竖八放着漫画和游戏杂志的书架,王俊凯的书无论是从内容还是从存在形式上都高大上许多。

“还好……”王俊凯随口答。

他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看着王源这幅仔细钻研的架势,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却一本正经再次开口:“别看了,过来上课了!”

王源像是被书架上的什么吸引住了一样,对他的催促置若罔闻。王俊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书架正中被搁起来的初中毕业照,一整个年级一起拍的那种,老长一条。

这有什么好看的?

王源恰在这时回头,指着照片,问:“我怎么找不到你啊?”

王俊凯起身,走到王源身后,把头搁到他的肩上,指了指照片上最左边的倒数第二排的一张小黑脸。

王源的肩胛骨被对方的下巴硌得有些隐疼,却不见反抗,反倒笑了起来。王俊凯原本就偏黑,加上站在边缘本身光线就暗,这集体照真的可以算是“黑”历史了。太逗了,王俊凯居然把这么丑的照片大张旗鼓地放在书架上。

乐了一会儿,王源突然想到什么,指着照片靠右边的第二排:“这个是我!”

男孩顶着锅盖头,虽然看不清五官,但隔着模糊的像素都透露着一股清爽的少年味。

王俊凯眯起眼睛看过去,他早就知道王源在照片中的位置,因为他把这张集体照翻出来的那天,就已经认真的、一个一个脑袋的排查过了。

说来也就是约摸一个月前的事,他整理房间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初中毕业照。这或许算是他和王源唯一的合照,这个想法从脑子里无端冒出,然后不知受什么心态的指使,他把这么一张压箱底的集体照搁了出来。

“离得好远……”

王源看着照片里的他和王俊凯,几乎是整张照片里隔得最开的两个位置了。

王俊凯感觉王源说这话时,似乎带着失望的语调。

被一股莫名的冲动支配着,他从后面单手环住王源,把他便自己的方向拉回来,直到王源的后背紧紧贴到他的胸前,他凑近对方的耳边:“不远……”

“你在这里,我就在你耳边。”

他的声音比以往更沉,说到最后几乎是气声。

王俊凯的嘴唇在说话过程中偶尔触及到王源的耳朵,像含羞草一样,王源的耳朵害羞了。

王俊凯这是从背后抱住了他,意识到这点后王源全身的血液都马不停蹄的往他的头上冲,脸上一阵涨热,心脏疯狂撞击起他的胸腔。

该死。

他的潜意识正因为王俊凯这番触及底线的亲密言行而窃喜。

生理上的兴奋让王源一口气没提上来,他咽了咽口水,最终没有直接挣脱王俊凯这个莫名其妙的拥抱,而是缓慢地将身体前移,两人间因此拉开了一小点距离。

王俊凯收到这个委婉的暗示,松开了王源。

王源把头抵到书架上,脑子很乱。他闭上眼睛,然后听到王俊凯坐回去的动静,在接着就是长久的沉默。

气氛慢慢从暧昧不明划向尴尬不已。

王源努力想用大脑里仅存的一些分析能力解释王俊凯刚才这一系列举动的用意,却发现这他妈有什么要分析的,他就是在撩我啊!

“你打算对着我的书架面壁一个晚上吗?”

王俊凯打破了停滞的空气,语气平静得就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王源抱怨:“要面壁的人才不是我。”

“是是是,所以你别像个木头一样站着了。”王俊凯附和。

他当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确实是过分亲近了,只是在那个瞬间,他就是没办法克制住自己的动作,没办法把脱口而出的话咽下去。

撩妹爽一时,尴尬一辈子,况且撩得还不是妹。这份冲动遗留下来的难解的尴尬,除了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王俊凯实在是想不到别的对策。

王源内心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转身,举步维艰地挪到了王俊凯身边的小板凳,坐下,姿势端正而僵硬。

他正在努力让自己的心跳能回到正常频率,王俊凯却宣布了一个让他情绪再次大幅波动的消息。

“接下来两个月,你要把这些做完。”

指着书桌上叠着的一摞资料,王俊凯的气势仿佛能号令天下。

这叠气吞山河的资料,王源嘴巴微张,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别这幅样子,又不是让你一天之内做完。”

王源没有反应,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资料,一动不动。

王俊凯只好又说:“其实不累的,跟闯关游戏似的,一点一点就通关了。”

对方这几句话让王源想到,他还在读小学时,有一次惹到了母亲大人,对方连着几天都生气不理他。他心里知道做错却拉不下脸承认,只好时不时地假装装作若无其事地和她搭话。

王源点头。

不是真的认可了对方说话的内容,只是明白了王俊凯虽然表面上平静,心里却也在为刚才的行为感到不知所措。

那就好,他和我一样就好。

王源豁然开朗,把目光从书桌转到了身边的王俊凯身上,露出微笑。

王俊凯一颗心终于落地,他迅速进入了教学模式:“来,小同学,拿出数学书,我们先理一个知识框架图。”

长叹一声,王源拿出数学书。

今天绝对是他和王俊凯认识以来,最不堪回首的一天了。

王源这么乱想了一阵,王俊凯已经在一张白纸上写满了高一上数学的全部考点。他给王源递了一张纸,要求他自己动笔抄一遍,说是能帮助记忆。

王源手上做着复制黏贴的工作,这种抄写完全不需要用脑子,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王俊凯有节奏的敲击桌面的手上,嗒嗒嗒。

见王源写完了,王俊凯开始详细解释各个点之间的逻辑关系。

王源把目光从王俊凯的手移到他的脸上,准确的说是,他的嘴唇上。

一张一合,说着他没有兴趣的话,然后想到方才这张嘴凑到他耳边时……同一张嘴,怎么说出的话,有时候能让人羞到无地自容,有时候却又这么索然无味呢。

思考无果,王源的视线从王俊凯的嘴转到了王俊凯的喉结,然后变成了王俊凯的耳朵,都是些从前还没有认真观察过的器官。

王源不止一次地在和对方近距离接触时,带着欣赏的心情偷偷描绘过对方的长相,但只停留在了对方脸上的那些突出特征,比如眉眼或者鼻梁,再比如虎牙。这样长时间的较近距离单方面仔细观摩,让王源得出一个主观意味很强的结论,眼前这个人,哪里都好看。

然后,王源想到以前刷到过一条微博,说“如果我的数学老师是吴彦祖,我一定会认真学习数学”。

瞎扯吧,他此刻沉醉王俊凯老师美颜盛世,分明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王源这思绪简直山路十八弯,却没有一弯落在和学习有关的点上。

注意到了对方走神,王俊凯打了两下响指。才王源的意识拖回现实。

王源却一脸不知今是何世的宇宙级迷茫。

王俊凯抿唇,表情格外严肃,目光锐利,斥责着王源的不专心。

那副样子,和秃头的数学老师简直如出一辙,王源这么想,却不敢笑,王俊凯这眼神到底是有威慑力的。他只好做出愧疚的样子,说:“王老师,您继续。”

换做是平时,听到王源这么说话,王俊凯多半会笑得花枝乱颤,而今天,对方只是点头,继而面无表情的接着传道受业了。

王俊凯就这样干巴巴地给他上了几个小时数学课。

王源想,眼前这个王俊凯,说不定是个机器人,按一下按钮就能瞬间切换到教学模式,变身一丝不苟不通人情的数学授课机。

王源沮丧地背着书包,手里还抱着一堆王俊凯发给他的习题,满心绝望地走出了王俊凯家。

这独处的几个小时,简直是过山车式的起起伏伏,而这一堆作业阻碍了他处理自己脑子里混作一团的思绪,于是这些思绪互相缠绕,最终结成了死结。

估计需要王俊凯来解。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