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级大漂亮

笨蛋 01

短篇,未完

小众歌手×当红流量

轻松向小甜饼



01


正午十二点,卧室的窗帘拉得严实,挡住了窗外正烈的阳光,整个房间笼在黑暗中,完全没有意识到白天的来临般,寂静无声。


伴随着一阵微弱地振动,枕边亮起一束光,接着是渐强的手机铃声。床上团成球状的被子蠕动了一下,然后翻滚了一阵,透过这翻滚可以看出被子里的人内心的挣扎。


铃声响到第三遍,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被子里缓慢地伸了出来,摸索着抓住了枕边的光源。


没看来电显示,王源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愤怒的吼叫:“你再不接电话我就要报警了!”


果然,在这个地球上会给他打电话的也就只有他的助理张晓峰了。


王源翻了个身,懒得搭腔。


“知道自己多久没发微博了吗?”


“啊……?”王源的感叹词拖得很长,尾音上扬,他还真记不得了。


“二十一天!四舍五入就是一个月!”


“嗯……”


“嗯个屁啊!你知道消失一个月对一个当红艺人而言有多致命吗?你有没有一点危机意识!现在娱乐圈里比你年轻的小鲜肉连起来都能绕地球三圈了!……”


电话那头批斗大会正火热召开,王源也终于在噪音骚扰中彻底丢失了睡意。


他坐起身,打了个哈欠,摸了摸头发,伸了个懒腰,又揉了揉眼睛,电话那头的念叨却仍旧没有结束的意思。王源只好刷起了朋友圈,然而他这都翻到三天前的内容了,张晓峰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般——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啊,不就是发微博嘛,我知道了啊。”


“是立刻发!马不停蹄地发!一挂电话就给我发!”


王源敷衍了几声,准备结束通话:“没别的事我就挂了。”


“还真有别的事!”


“……”


“明天来公司一趟。”张晓锋补充道,“敏姐找你。”


敏姐是王源所在经纪公司的股东之一,也是王源经纪人——不过这个经纪人有名无实,王源的工作实际上全是张晓峰负责接洽的,敏姐只是挂名,为的是彰显王源在公司中的江湖地位。


所以能让敏姐亲自召见他的,一定是载入史册的大事件了。


于是,尽管心里不情愿,但王源只好答应了下来:“嗯……我知道了……”


“明天十点,公司的大会议室,不要迟到。”


王源应了一声。


“还有,发微博,别忘——”


没等张晓峰说完,王源就挂断了电话,颓然倒回床上。好不容易挤出来一个月的假期,这才第几天啊!


第21天,好吧,也不算亏。


王源重新坐起来,拿出手机,翻起了相册,最近的一张有他脸的照片居然是一个月前为了发微博被迫拍的,其余各种角度清奇的自拍也全是微博上发过的。


真是麻烦,摸着自己肆意生长的胡渣,王源意识到他现在这个状态直接拍照发微博显然不合适,那么该发点什么好呢?


半分钟后,王源更新了微博。


「您有一张王源的自拍待领取,回复1108兑换自拍,回复td关闭通知。」


看着评论区里齐刷刷的1108,王源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小机灵。愉快地放下手机,起身,拉开窗帘,阳光刺得他眯起了眼睛。


今天还真是个好天气啊,如果他可以去公园遛遛狗,或者是到江边钓钓鱼——王源重重地叹了口气:“那么多如果~可能如果我~可惜没如果~”


唱完,他觉得自己唱歌还真挺好听的,当年没有歌手出道真是可惜了。


大学毕业那年,因为想看看天安门,他买了张火车票一个人到了北京。还没有出火车站,他就遇到了张晓峰。


“其实呢,我是个星探,你有没有兴趣做演员呀?”


那天,张晓峰戴了一顶骚粉色的帽子,牛仔裤上挂着一条比王源的手指还粗的金链子。递过来的名片上带着一股很难忽略的男士香水味,上面赫然写着「星光娱乐执行经纪」。


王源的心里其实一直有一个音乐梦,虽说他人生中和音乐有关的成就只有一张钢琴十级证书和重庆市校园歌手大赛的一个入围奖。


得知王源想做歌手后,张晓峰更加起劲了。


“其实呢,歌手和演员都差不多的啦,都是娱乐圈嘛!”


于是,到北京的第二天,王源和星光娱乐签约了;到北京的第二年,王源得到了一次主演网剧的机会。


那是一部青春奇幻冒险惊悚悬疑推理类网剧,光看这前缀就是一股子要糊的味道,况且主演又都是和王源一样的三十八线小明星——所以网剧首播当天点击量毫不意外地没破百万。


虽说原本内心期待值就很低,但毕竟是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拍出来的作品,糊得这么彻底还是让王源心里升起了那么一丝悲伤,只是这悲伤还没来得及逆流成河,张晓峰就出来力挽狂澜逆转颓势了。


一篇标题为「全剧除了男主的脸居然全是雷点!」的通稿横空出世,配合着公司斥巨资在淘宝上买来的水军卖力的工作,网剧登上了热搜第一,点击量眼看着破了亿,而王源的微博粉丝数也随着剧情的发展一路飚到了五百万。


就这样,王源成了一线明星,而张晓峰也被业内尊为中国网络营销第一人。


此后,两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王源在演烂片的路上高歌猛进势如破竹,而张晓峰则负责在幕后炒热度。


一晃就是四年。


刚入行的时候,张晓峰告诉过王源,只要红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张晓峰这人嘴里基本没有真话,整整四年了,王源非但没有做成任何想要做的事情,反倒是内心曾经坚定的梦想渐渐模糊起来。


王源拿起手机,新发的微博转发量已经过了十万,比那个人的微博粉丝数都多了吧。


想到这里,他苦笑起来,熟练地切换了微博账号。这是他为那个人特地开的微博,关注列表里只有一个人。


王源点进那个人的主页,头像依旧是咧嘴大笑地路飞,用户名「王俊凯_____Karry」。


置顶微博是一首原创歌曲,没有歌词,只是吉他的弹奏。歌名叫「献给未知爱人的告白」,一首陪着王源度过了无数夜晚和清晨的歌。


往下滑,最新一条微博停留在五月份,嗯,去年五月份。


“张晓峰要是也能管管你就好了,都多久没发微博了!”


王源对着手机抱怨了一句,然后叹了口气,继续往下翻。


王俊凯微博的内容多数是一段不知所谓的文字配上意味不明的照片,他其实看不太懂,可即便这样,因为反复翻看了太多次,他几乎背下来了,那些根本不成句的汉语词汇的堆叠。


王俊凯偶尔会分享一些歌曲到微博;也有时,他会发一只叫作旺财的黑猫的日常;还有一些并不成曲的即兴弹奏。


透过这些细枝末节,王源想象着王俊凯是个怎样的人,可无论想象出来的这个人有多完美,他都觉得活在他脑子里的王俊凯一定不如真实的王俊凯。


如果那时能认识他就好了。


王源刚上初中时,王俊凯已经是当地学生中的风云人物了。虽然不同校,但王源的周围却充斥着关于王俊凯的流言。


长得帅成绩好能弹吉他会唱歌,还在向来学风严谨的八中组建了一支摇滚乐队。


而真正见到王俊凯其人是在王源初二那年。


那是市里组织的一次国庆红歌赛。南开中学派了学校的合唱队去参加,王源是合唱队的一员。


比赛当天,合唱队一曲歌唱祖国明快雄壮,唱完,王源觉得自己胸前的红领巾都更鲜艳了。


之后几个学校的表演都中规中矩,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首革 | 命歌曲。八中是最后一个上场的,不同于其他学校浩浩荡荡几十号人的大阵仗,八中只来了五个人,正是王俊凯组建的那支乐队。


表演以吉他点弦起头,一首保卫黄河被改编成了摇滚曲风,主唱声音低沉,像雄狮的嘶吼,靠左的几个成员很是投入,夜店蹦迪般地可劲儿甩头——而王源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乐队的吉他手身上,那个安静地站在舞台右后方的少年。


他穿着白色校服衬衫,自始至终都低头看着吉他,微微皱着眉,看起来格外专注。他的半个身体都隐在黑暗中,可是却散发着强烈的气场。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王俊凯啊。


曲终,王俊凯抬起头扫了一遍台下,嘴角仿佛是上扬了。在一个不知道是自作多情还是确有其事的短暂对视中,王源的心口一紧,然后疯狂的跳动的心脏和微麻的指尖成为了他仅有的感官。


那一首歌的时间里,王源没有看清王俊凯的五官,却清晰的记住了那种心动的感觉。


就这样,他毫无征兆地喜欢上了王俊凯;就这样,他无可救药地种下了一个名为音乐的梦想。


在往后的悠悠岁月中,那份心动纠结着一次又一次的错过和遗憾,携着那个因少年而闪烁的梦想的花火,在心底扎了根,在大脑阴魂不散。


王源深吸一口气,他的拇指点开了王俊凯微博主页下的「聊天」按钮,私信界面跳出。他在聊天框内输入长段长段的话,审视一番,删掉。反复几次后,什么都没发,按了返回。


“怂!”


王源凝视着手机屏幕,发表一字短评。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