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级大漂亮

只有一点甜

标题骗人的,不止一点甜。
短片,完结。HE。



只有一点甜,全都要给那个少年。 
 

+K视角

我第一次见王源是他们家刚搬到隔壁时,他的父母带着他来和我们一家打招呼。 


王源躲在他父亲身后只探出一颗小脑袋来,怯生生的张望着。在家长的诱导下,他跑到我跟前,对我笑得甜腻,他伸出一只小胖手扯着我的袖子,奶声奶气地叫我小凯哥哥。 

我没想到他会直接上手,下意识地把他甩开了。那个年纪的我还不懂把握力道大小,于是他一个踉跄,跌坐下去,屁股着地,听起来挺疼的。 

他坐在地板上憋了几秒钟,然后开始嚎啕大哭。 

下一秒,我被我爸一把拉到了墙角,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王源被他母亲抱了起来,被轻声安慰着。 

我们的初次见面显然并不愉快,不过王源却意外地喜欢粘着我,他简直像块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一样,成天跟在我屁股后面。然而,有了惹哭他会被骂的前车之鉴,面对他的亲近,我总是敬而远之。我的这个态度导致王源一直以为我很不待见他。 

实际上,那个年纪的王源非常讨人喜欢,他长得虎头虎脑的,说话时也总是带着甜甜的笑,简直可爱的不像话。我时常会忍不住想逗他,因为他的回应总是带着一股天然的纯真。 

比如有一次,王源想让我在街上牵着他,我故意呛声说“你又不是小狗,不牵”,没想到他居然还是朝我伸出手然后磨磨蹭蹭地汪了一声。 

不过,这样烂漫的可爱并没有保持太长时间。 

王源上了小学之后,就不粘我了。最初只是上我家来找我的频率逐渐减少了,发展到后来,即使在每月一次两家人一起的聚餐上,王源都不会主动和我说话了。 

他很讨厌我,我隐约有了这种感觉,因为每当大人们说起关于我们俩的童年趣事时,虽然并不明显,但我看出了他的抵触。我弄不明白他对我的态度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不过反正他也只是领居家的小孩而已,喜欢我还是讨厌我都没差。 

听说他要来我所在的中学读书时,我很兴奋,暗自高兴了一阵。然后我意识到,我是在意这个男孩的,但那时我们已经有约莫五年没有私下说过话了。 

他进中学的第一年,即使是同校,我们却仍旧没有收获太多见到彼此的机会。每天出早操时,他会和我站到同一个大操场上,然而他在初一一班,我在初三八班。我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也没能从那一群中学生校服里辨认出哪个是王源。他站在队伍的倒数第五个,这还是有一次我替生病的同学主持升旗仪式的时候才看清楚的。 

我们有时会在学校走廊上偶遇,这份偶遇主要是靠着我特地跑去初一年级所在的楼层上厕所来实现的,而王源同志多数时候会装作没有看到我,极少数时候他会翻我个白眼,或者和身边的同学嘀咕上一句“今天真倒霉”。 

一年之后,我升到了高中部,情况变得更加糟糕。高中部和初中部除了共用一个食堂外,就几乎没有任何联系了,于是,偶遇变成了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然后,我做了一件说起来有点缺德的事情。 

当时,有个女生来找我告白,一开始我当然是拒绝的,后来机缘巧合我得知她和王源是一个班的,我就和她交往了。就这样,我有了每天去初中部晃一圈的正当理由,而且还收获了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朋友,这份买一送一在当时的我眼里还挺划算的。 

某种意义上讲,我的这个举动收到了奇效。王源对我的态度确实发生了变化,不过却并不是好的意义上的。如果说从前他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讨厌我的话,自从我有了这个女朋友后,他就直接把对我的讨厌摆到了台面上。他开始刻意刁难我,为了使我难堪,从雇人在校门口堵我到怂恿各路同学去追我女朋友,可以说是费尽心机。 

奇怪的是,面对他的百般为难,我似乎有些乐在其中。我很配合,替他把这段明目张胆地相互嫌厌演到极致,我嘲笑他,我看不起他,就好像我也真的从心底里讨厌他那样。在我看来,即便是这样的恶劣态度也好过前几年他对我的不理不睬。 

我们的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了我高三那年。 

有一次,我吃完午饭去天台吹风,却撞见了王源和我们高中部的一个男生正在争执。我躲在后面,听了一会儿。 

“我警告你,王俊凯他是我哥!”王源的声音很大。 

他说,我是他哥。心脏像是被撞了一下。 

那个男生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 

王源上去,一把揪住他的领口,威胁说:“敢欺负他的话,你就死定了!” 

气势如虹,威武霸气,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在心里给王源的这番威吓鼓掌,他就被对方的一记勾拳打得往后连退了几步。 

我不会打架,也没有招惹这种不良少年的爱好,但挨揍的可是王源啊,况且他是为了维护我才和那人起了争执,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 

于是,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然后抓住王源的手腕,带着他一路狂奔,从天台一溜烟儿跑进了学校二楼的某个职工休息室里,还顺手把门反锁了。 

场面虽然不怎么好看,但多少也算是个英雄救美吧。 

王源却并不领情,嘴里叫嚣了要出去和那人一决死站。 

我挡到门前,双手环胸,问他:“究竟怎么回事?” 

他看起来气鼓鼓的,一面瞪着我一面开始语无伦次地叙述。大致过程就是,他在去食堂吃饭时听到了那个男生和同伴说放学要去教训一下王俊凯,于是他就一路尾行人家到了天台,才刚开始宣誓主权就被我一把拉走了。 

“可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我说。 

“那他还要教训你?”王源义愤填膺,“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你长得欠揍呢!” 

“我给你科普一下,高中部叫王俊凯的人有三个。”说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那个人要去教训的是哪一位,但我觉得应该不是你哥。” 

王源不说话了,他涨红了脸,大概对于自己刚才的行为十分懊悔吧。每次他露出这种表情时,我都会忍不住想逗他。 

“不过,你哥对你刚才的英勇壮举还是十分感动的,没想到你这么关心你哥呀?”我看着他,越笑越欢。 

“因为……”王源眼神飘忽,“我哥只有我能欺负。” 

行,我让你欺负。 

我恍然明白,王源从来都不讨厌我,他用整个青春向我宣战就不过是为了在我面前刷存在感罢了,就像我从来都不讨厌他一样。 

没过太久,我父亲被公司派去了美国工作,我母亲说,等我读完高中,她也会和我一起出国。 

我没有当面告诉过王源这个消息,也放弃了那些试图让彼此的关系好转的努力。继续维持这种互相厌弃的关系或许会让离别变得相对好受一些吧。 

只是那时我确实没想到,整整五年过去了,我仍旧对王源念念不忘。 
 
 
+R视角 

王俊凯一家都搬去美国的事情,是从我妈那里听说的。此后,我和他便没有过任何联系,算起来我和他已经五年没有见面了。 

他回国的消息仍旧是我妈告诉我的,而到机场去接他的死命令自然还是我妈下达的。我本人当然是一万个不乐意,但大量事实显示,但凡是我和我妈意见相左时,最终妥协的人一定是我。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周日早晨七点半,我站在江北机场到达大厅,手举我妈精心制作的花里胡哨接机牌,感觉自己简直就是整个机场里最靓丽的那个傻逼。 

王俊凯从国际到达出口处走出来时,我一眼就看到了他。在人群中找到他这件事,我毕竟很熟练了。 

他的变化不大,五年的时光似乎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依旧是少年模样。他推着行李车,一面顺着同班机抵达的客流往外走,一面四处张望着,显然是没有看到站得比较远的我。 

我只好往他的位置移动了几步,又举起手里的接机牌冲着他一阵猛晃。他这才注意到了我。 

他冲我招了两下手,然后笑了起来。 

我有些恍惚,记忆中,他几乎没有对我笑过,冷笑讥笑嘲笑除外。 

他快步走了过来,语气熟稔地和我打招呼,一脸很高兴见到我的样子。 

分明不待见我的,这场兄弟情深的久别重逢是演给谁看的?又没有认识的人在场,还要摆出这副热络模样,这家伙还真是虚伪到骨子里了,讨厌至极。 

想到这里,我心里觉得不快。王俊凯却在这时抬手,敲了一下我的额头。 

“你愣着干什么?” 

他凭什么碰我,这是个明显超出我们之间相处方式的亲昵动作啊,王俊凯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我被弄得愈发窝火,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半步,酝酿了老半天,却只冒出了一句:“我妈非让我来接你!” 

说完我就后悔了。一方面答非所问,另一方面这句话翻译一下可不就是我一点都不想来接你的意思吗。虽然这是个客观事实,但我那说话的语气,对比着他从见面以来装出来的友善态度,搞得好像我这人特没礼貌似的。 

而且我知道,听到我这么说话,王俊凯铁定要生气了。我几乎猜到他接下来的表情了——一言不发地板起一张脸,然后用那种让人喘不过气的眼神直直地凝视我。他从前总是这样,虽然我不想承认,但那样的他让人害怕。 

然而整整五秒过去了,王俊凯的脸上的笑容仍旧没有要消失的意思,他甚至调侃起来:“难怪接机的牌子上写着热烈欢迎,你脸上却是一个大写的不欢迎。” 

没有,我很高兴你回来。正常人应该会顺着他的话这么说下去把,可我偏偏不想这么做,就算他今天态度好的出奇,我也仍旧要做不一样的烟花。 

我故意不接他的话,对着他一阵尬笑,直到气氛干得不行,我才开口,却直接切换到下一个话题:“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有些事要处理。” 

他说的含糊其辞,唯一的信息是他是回国来办事的,那么办完应该就就会走吧。难怪带回来的行李这么少了。 

我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说:“我妈邀请你晚上去我家吃饭。” 

这是我今天的首要任务,我妈的原话是,要是请不到小凯来家里吃饭那你也别回来了。我有时候觉得,搞不好王俊凯才是我妈的亲儿子。 

“好。”亲儿子答应得很爽快。 

得嘞,省去一番假客套。我愉快地甩着手里的车钥匙,把王俊凯带到了停车场,准备回家。 

“你会开车?”王俊凯看起来很惊讶。 

我挑眉,按下了车钥匙上的按钮打开后备箱,把王俊凯的行李箱丢了进去,白了他一眼,说:“否则难道我是一路把车推到机场的嘛?” 

他摇头,语气无奈:“我只是没想到……” 

靠。我最讨厌他这么说话,像是在轻视我一样,太让人不爽了。 

我打断他:“没想到我会开车?” 

我用力把后备箱关了起来,见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忍不住又追了一句:“也对!在你眼里我什么都不会!” 

这看起来一定很像是我在无理取闹吧。 

每次都是这样的,分明是他先惹我生气的,场面看起来却永远像是我故意找他茬一样。我真不是故意在挑他毛病,只是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哪怕是一些不关痛痒的内容,只要是从他嘴里蹦出来的话,总会莫名其妙地触怒我。大概我真的讨厌他吧。 

我坐到了驾驶座上。 

王俊凯把背包放到后排,然后打开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开什么玩笑,我侧头瞪了他一眼,他停住了动作。 

“不行吗?”他问得唯唯诺诺。 

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继续盯着他看。一阵面面相觑后,他败下阵来,关上前座的车门,坐到了后面。 

怎么搞得好像我在欺负他似的,我想回头看看情况,却又怕万一真看到他一脸委屈的话要怎么办,再请他坐到前面来吗? 

算了,随他去吧。我忍住了回头的冲动,发动了汽车。 

从机场开往市区的高架特别堵,晨间的电台节目特别无趣,五月份的太阳晒得人昏昏沉沉,坐在后排的王俊凯安静得像个死人。 

我对他的态度会不会太差了点? 

“喂!”我试图和他搭话,“你……” 

你了半天我都没想出来自己要说什么,只好苦笑起来。 

王俊凯也没接我的话,弄得我有点尴尬,只好轻咳一声,又说:“你什么时候走啊?” 

我这嘴真是,怎么问得出这么糟糕的问题。人家刚回来一个小时都不到,你就一副盼着他走的样子。 

王俊凯没有回答,他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好像是真的生气了。我终于憋不住回头去看他,却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这家伙枕着双肩包,睡得一脸祥和。 

“什么嘛……”我自顾自地抱怨了一声。 

“你知不知道我平均开十次车就会出一次单车事故。”说着,我笑了起来,“要是知道了估计你是睡不着的。” 

“这么说起来,我还真是什么事都不会。” 

我难得坦诚,大概是因为王俊凯睡得很熟吧。 

我又肆无忌惮地说了很多话。在料定王俊凯听不到的情况下,我反而想出了许多要和对方分享的事情,还真是奇怪。 

时间在我的自言自语中流逝。很快,我把车顺利地开到了小区楼下。 

再次回头时,王俊凯仍旧睡得很沉,我皱眉,在飞机上待了十几个小时都没睡够吗? 

如果是在某些罗曼蒂克电影里,一定会出现我舍不得叫醒他一直等到他自然醒的情节吧,不过我怎么可能对王俊凯这家伙那么好呢! 

于是,我打算推醒他。只是手还没够到王俊凯的肩膀,他就皱起了眉头,简直像是预感到了自己要被吵醒一样。 

我的动作停滞了半秒,然后手不受控制地改变了运动轨迹。我的指尖触到他的眉心,没有用力,只是轻轻地点在那里。他却毫无征兆地抬起手,一把抓住我的手指,蹭了一下,然后眉头舒展开来。 

他没有醒,这只是个下意识动作。 

好像一只粘人的猫咪,我这么想道,然后突然不舍的把自己的手指抽回来了。 

我保持着这个有些别扭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生怕一个轻微的调整就会把他吵醒一样,可我分明就是打算要叫醒他的啊。 

我看着睡着了的王俊凯,觉得这样的他看起来比我认识的那个他要温和许多,让人很想……欺负他。 

我笑了起来,觉得自己有点像热衷于虐待小动物的变态,不过他并不能算是小动物吧,那么大一只。 

王俊凯醒了过来,我的笑容僵在脸上。 

他睁开眼睛看着我,大概是刚睡醒的缘故,他看起来有些懵,眼神难得的不带任何攻击性。他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地吵得我无法思考。 

“到了?”他问,声音慵懒。 

他松开了我的手指,揉了自己的眼睛,坐直。 

我反应过来,刚才我们两个的姿势有些诡异。我缩回手,解释道:“我……我刚想叫你……结果……额……” 

我说不下去了,总不能承认因为看他睡着了很可爱所以没舍得叫醒他吧? 

被他询问的眼神看得愈发心虚,我只好瞪着他胡诌道:“叫都叫不醒你!睡得跟猪似的!” 

我这嘴,唉。我有些懊恼地把脸埋进座椅靠背里,怎么尽说些不中听的话呢? 

王俊凯仍旧没有生气,他的脾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了? 

我们一同下车,走到家门口,他丢下一句“睡醒了就来吃饭”便关上了一家大门。我站在原地,心里不由觉得,他真的是猪吧。 



+第三人称 

王俊凯回到家后一觉睡到了四点半,起床后,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冒出来的胡渣,然后就去了王源家。 

来开门的是王源妈妈,见到王俊凯后,她笑得格外亲切:“小凯来啦!” 

“阿姨好。”王俊凯笑着问候。 

“哦哟,阿姨看看,长大了长大了。” 

“五年了嘛。”王俊凯说,“不过阿姨还是一样年轻漂亮。” 


王源妈妈闻言,笑得更加愉快,她把热情地把王俊凯迎进家门,然后便去厨房准备晚餐了。 

客厅里,王源爸爸放下手中的报纸,和王俊凯寒暄了几句。 

“王源在房间里?”王俊凯问。
 
王源爸爸点头:“那小子,有客人也不知道出来!”

王俊凯阻止了王源爸爸准备去叫王源的动作,说:“我去找他吧。”

语毕,他熟门熟路地到了王源房门口,推开门,对方正坐在床上玩手机。
 
“门都不敲一下,没礼貌!”王源抱怨道。
 
“来了客人也不迎接一下,没礼貌。”王俊凯随口回了句。
 
王源撇嘴,没有理他,继续玩跳一跳。
 
王俊凯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到王源床边,看了他一阵,问道:“你没女朋友吧?” 

王源猛地抬头,不懂对方干嘛毫无征兆地关心起了他的感情问题。 

“没有吧?”王俊凯又追问了一遍。
 
“怎……怎么,你要给我介绍?”
 
王俊凯摇头,说:“随便问问。” 

王源哦了一声,忍了半天,没耐住自己好奇心,反问:“你呢?” 

“没有。” 

王源暗自松了口气,却又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担心这回事。 

王俊凯却显得很高兴的样子:“这么关心我?” 

“我……”想了一下,王源编道,“我替宋小慈问的。” 

王俊凯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才回忆起来了,那是他高中时候谈的女朋友,王源班上的班花。 

于是,他随口问了句:“她现在怎么样了?” 

“就那样吧。”王源想了一下,补充了一个他觉得比较重要的信息,“她有男朋友了!” 

“哦?”王俊凯挑眉,“那你还替她问什么?” 

“我……”王源涨红了脸,“我操你妈。” 

“那你得跟我一起回美国才行。” 

王源被怼得没了台词,坐在床上恶狠狠地瞪着王俊凯。 

收到对方怒视后,王俊凯本能的收起脸上的笑意,板起了脸,回报了一个威胁性的眼神。 

果然,王源被他这么一看,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不敢瞪他了。 

分明每次都会认怂,偏偏还一直挑衅,真是可爱至极。 

王源的可爱并不是那种蠢蠢萌萌型的,王俊凯一直觉得,王源是真的很像小兔子,软糯中带着一些狡黠,大多数时候都温顺和善,但也会生气,就像兔子急了还咬人一样,不过咬得不痛不痒还有点好玩。 

这样的王源真是让人心动。 

晚饭准备好了,菜色丰盛。王俊凯和王源并排坐在餐桌一侧,王源父母坐在另一侧。 

席间,王源妈妈问起了王俊凯父母的近况,然后又说到了过去两家人还是邻居时的一些事情,最终话题还是毫不意外地来到了王源最不喜欢的那一部分。 

“源源,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可粘小凯哥哥了。” 

王俊凯笑着侧头看向王源,而王源的脸色自然不好。 

“小凯还喂过你吃饭呢!”王源爸爸附和道。 

“对对对!”王源妈妈显得很激动,“我这里还有照片呢!吃完饭找给你们看!” 

见王源的脸色愈发阴沉,王俊凯收住了自己不怀好意的笑容。 

他早就明白了王源为什么不喜欢别人提起这些事情。这不难懂,初识得几年里,王源的行为简单概括来说就是在锲而不舍的热脸贴冷屁股。这种丢人的往事被拿出来反复说,任谁都会不乐意的。 

于是,王俊凯便把话题重新拉回了自己父母身上。王源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不过却仍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饭后,王俊凯被王源父母拉着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王源则在厨房洗碗。 

王俊凯陪了一会儿便起身,称要去看看王源。 

站在厨房门口,王俊凯敲了几下敞开着的门,问:“可以进来吗?” 

没等王源回答,他就兀自走进厨房,站到王源边上,双手环胸看着对方。 

“我又没说你能进来!”王源翻了个白眼。 

“得嘞,敲不敲门你都有意见。”王俊凯无奈,“你就不能和我好好的吗?” 

王源洗碗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说:“这么多年我们什么时候好过了?” 

“你就不想尝试一下?”王俊凯觉得这话有些歧义,于是补充,“和我好好相处。” 

“不想。”王源答得不假思索,“反正你呆几天就走的,搞好关系对我有什么好处。” 

“反正我待几天就走了,对我好点对你有什么坏处?”王俊凯反问。 

王源觉得他在和王俊凯的对话中永远占不到便宜,这让他很有挫败感,毕竟他分明是个能说会道的人,偏偏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十个王源都讲不过他似的。 

“我其实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回国生活。”王俊凯正色道。 

王源愣了一下,不明白王俊凯为什么突然和他说这事。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发言权,一方面他根本没出国生活过,另一方面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建议并不能左右王俊凯最终的决定。 

他只好换了个角度,问:“在国外很苦吗?” 

“还挺好的吧。” 

“那你干嘛回来?” 

王俊凯靠着墙,笑着说:“总觉得回来会更好。” 

“那就……”王源洗完了最后一个碗,他关掉水龙头,看向王俊凯,“那就回来吧。” 

王俊凯笑着的样子很温柔,他说:“好啊。” 

低沉的嗓音像是有魔力一样缠上王源的心头,真是怪极了,王俊凯这样专注而认真的回答他的样子居然让他觉得,仿佛王俊凯是因为他刚才的话才决定要留下了一样。 

看着王源傻楞在哪里,王俊凯上前替他把洗好的碗都擦干了放进橱柜里,然后忍不住抬手揉了一把王源的头。 

王源回过神,捂住自己的头发,一脸悲壮:“你的手才摸过抹布!!!” 

王俊凯指着王源的手,提醒道:“你的手还没擦干。” 

闻言,王源懊恼地放下手。王俊凯在一旁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你真不走了?”王源问。 

“是啊。”王俊凯说,“这样的话你是不是愿意和我建立长期睦邻友好合作关系?” 

王源鬼使神差地点了下头,但回过头再想一下,他发现王俊凯长期待在国内和他愿意和对方搞好关系之间并没有联系啊! 

“那……我明天跟你去上学。” 

“为什么?” 

“不多相处怎么友好呀!”王俊凯一脸理所当然。
 
“你就没别的事情要干了?” 

王俊凯不答,只是愉快的笑了笑。 
 
第二天,王源吃早饭时还在想着,这王俊凯说了要来陪他上学,怎么也没个动静,该不会是逗他玩的吧。结果一打开家门,王俊凯居然在外面等着。 

“早啊。” 

“你……干嘛不按门铃?” 

“不知道你是几点的课,怕吵到你睡觉。” 

王源愣了一下,这大热天的,万一他今天上的是晚课,这家伙难道打算在外面站一天? 

“你有这么好心?”王源一脸不可置信。 

王俊凯臭不要脸地点点头。 

王源的大学离家不算远,坐公交车九站路就到了。他原本是住校的,只有周末回家,不过最近这几天实在热得过分,学校寝室又没装空调,他这才选择了天天住在家里。 

王俊凯跟着王源一直走到了公交车站,才想起来:“你不开车吗?” 

“那车是我爸的。”王源停顿了一下,又说,“要不是接你,他才舍不得把车借给我呢!” 

“看来我在你家地位挺高的。”王俊凯开着玩笑。 

王源点头,一脸悲伤地表示:“有时候觉得你才是我妈亲生的。” 

王俊凯笑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一样,问:“你带零钱了吗?” 

“没有啊。” 

“我以为你开车去学校所以什么都没带。” 

“你带着对源哥的崇拜就行了。”说着,王源转身找了个同在等车的年轻人,换到了零钱。 

上车后,王俊凯看着窗外街景,王源则低头玩着手机。 

“这里以前我们学校吧?”王俊凯拍拍坐在身边的王源,指着车窗外一栋百货商厦问。 

“嗯,以前是。”王源说,“我高三那年就拆了,新楼在后面那条马路上。” 

“可惜了。”王俊凯感慨道。 

“是啊”王源表示赞同,“学校那个钟楼还是百年建筑呢,也给一起拆了。” 

“我还总想着回国之后要回学校看看的。” 

“房子不在了,老师还在呀。”王源说,“你记不记得周老师?” 

王俊凯点头,周老师高中三年里一直是他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 

“我高三也是他带的!”王源笑起来,“他当年成天把我叫到办公室里进行思想教育,还一直要我要以你为榜样呢!” 

王俊凯几乎想象到了王源听到这话后那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我还以为周老师只带理科班呢。”王俊凯说。 

“就是理科班啊。” 

王俊凯有些惊讶:“我以为你会选文科的。” 

“我当时啊……”王源自己都觉得那时候的想法很幼稚,“想着王俊凯都能选理科,我凭什么不能。” 

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是因为这种理由决定的?也不知道他是应该为此高兴还是难过,王俊凯便笑着,低声说了句:“傻子。” 

王源没有反驳:“是有点,选文科说不定我就考进重庆大学了。” 

“我替重庆大学谢谢你不进之恩。”王俊凯调侃道。

“没有拥有我这样的英才是他们的遗憾,好吗?” 

“行行行。” 

王源没想到王俊凯居然没有反驳他,这有点反常,或者说今天他们之间的整个气氛都很反常,虽然已经是吵吵闹闹的,但却不是从前那种剑拔弩张的感觉了,反而像是……打情骂俏?如果这个词可以用来形容朋友关系的话。 

公交车到站,王源和王俊凯下了车。 

王源今天一整天都只有一节课,而且还是一节大课,换做平时他多半就让室友替他去点名签到了。只是最近临近考试,估摸着这周要划重点了,王源这才决定莅临一下。 

他带着王俊凯坐到阶梯教室的倒数第二排,然后摊开几乎全新的课本,推到王俊凯面前:“等下帮我划重点。” 

语毕,他还贴心地从自己的笔袋里找出了一直荧光笔递给了王俊凯。 

王俊凯接过笔,很是无奈:“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凭我无敌帅气吧。”王源挑眉。 

这腔调也不知是从哪里学来的,傲慢中居然还挺可爱。
 
课上,老师果然一上来就表示,上完剩下的内容就会给大家划重点。
 
王俊凯转着笔,听了几分钟课,觉得这老师的教学水平实在挺一般,就干脆转头,看着坐在身边的王源。
 
王源正在玩手机,某款知名消除类游戏,似乎是卡在某一关卡一直通不过,他看起来有些急躁,皱起眉头,咬住了下嘴唇。
 
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盯着王源看了多久,但似乎一时半会儿他并不会看腻。
 
王源意识到王俊凯正看着他,但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手机游戏上。直到卡了两天都没通过的关卡终于打通,他才逐渐觉得,王俊凯这看得未免也太久了一点吧。
 
那道视线很强烈,几乎让王源觉得不自在了,可越是这样他越是不好意思抬头回看,只好假装认真地继续游戏,却玩得心猿意马。
 
在某个简单关卡连续三次通关失败后,体力用完了。他当然还有别的游戏可以玩,但他觉得自己必须约束一下王俊凯的眼睛。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你好看呀。”王俊凯单手撑头,说得一脸烂漫。 

王源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些热,该死的,被一个同性夸好看,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他抬手,食指抵住王俊凯的下巴,然后推推推,王俊凯的脑袋顺从地转了90°,不料他一松手,这脑袋又唰地转了回来。
 
“你有病啊?”王源不满地抱怨道。
 
“得了不看着你会死的病。”王俊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土味情话。
 
“需要送你去医务室吧?”王源翻了个白眼。
 
王俊凯摇头,然后趴到桌子上,继续看着王源:“我一直在想,中学的时候,你要是和我一个班就好了。” 

“那你努力学习争取留级不就好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和宋小慈在一起吗?”王俊凯问。 

“我怎么会知道。”王源答,他心里暗暗觉得这对话要往着奇怪的方向走。 

“她和你一个班。和她交往的话,我就每天都能看到你了。”

“放屁吧!”王源反应强烈,“要是为了看我的话,我们班那么多女生,你他妈偏偏找个最好看的?” 

拜托,宋小慈可是他们班的班花啊!他对宋小慈没有过任何非分之想,因为在他看来,这种级别的女神是不会和任何人谈恋爱的!于是,在听说她居然和王俊凯好上了的时候,王源那时内心的震撼,就像是听说木村拓哉和工藤静香结婚了一样,虽然两方很般配,但一时半会儿真的很难接受这个设定。
 
“她好看也是一方面的原因吧。”王俊凯说得正经,“而且她当时正好在追我。” 

王源理了一下思路,当年居然还是宋小慈主动追的王俊凯,而王俊凯会答应她居然是因为她和自己同班?他花了几分钟接受了这个让人震惊的事实,然后感慨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彼此彼此。” 

“你知不知道,我当时一直刁难你,有一半是因为你女朋友是宋小慈。” 

王俊凯摇头,然后又问:“另一半原因呢?” 

王源努力回忆了一下,说:“大概因为你这个人本身就很讨厌?” 

见王俊凯一阵沉默,王源决定补充一下自己的观点:“你这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分明私下理都不理我,却还总在我父母面前摆出一副很喜欢和我玩的样子。还有那时候我们班的同学,也都觉得你对我特好,老是给我送忘记带的笔袋啦衣服啦什么的。” 

王俊凯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原来他在王源心里的形象这么糟糕的嘛? 

“王源啊,有件事情我要跟你严肃地说明一下。”王俊凯皱着眉,“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你,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觉得你很可爱了……” 

看着王俊凯一脸认真的解释着,王源只好表示:“我逗你的。其实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当时为什么看你不顺眼,反正就是着了魔一样地就是想要为难你。” 

因为你喜欢我呀,王俊凯在心里想道,然后笑了起来。不过他没有答话的机会了,因为老师终于开始划重点了。 

王俊凯拿起笔记录着。这老师虽然课上得简略,考试范围倒是划得面面俱到,几乎连书下的脚注都不肯错过。 

王源看着整本书上遍布着的荧光笔迹,这就算把王俊凯的脑子也借给他用,他都背不完吧! 
 
 
时间来到六月,体感温度直冲50℃。这种日子还坚持不逃课,说起来还得感谢王俊凯的监督。自从得到了王源的课表后,王俊凯每天都按时来到王源家,简直像是特地回国来考察他的出勤率似的。
 
算起来已经有两周了,王源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神奇,就好像重新回到了中学时代,但他和王俊凯却做了许多中学时代不可能会做的事情。他们每天一起坐车去学校,中午一般选择在学校食堂解决午饭问题,偶尔的会去校外的小餐馆,到了晚上,王俊凯按时来王源家里蹭饭,然后在客厅看着电视,磨蹭到八九点再回去。 

这日子过得很开心,可越是开心,王源心里的疑惑就越大。王俊凯当初说是回来处理一些事情的,这么些天下来,王俊凯成天赖在他这里,也没见又在处理任何事情吧? 

从教学楼去往食堂的路不过五分钟,王源却走得汗流浃背,好不容易坐到有空调的食堂里,他直接瘫在椅子上,从裤兜里翻出饭卡,十分潇洒地递给王俊凯:“拿去随便刷!” 

王俊凯便真的乖乖接过饭卡,去给他打饭了。如果以前王俊凯就这么好的话,搞不好自己会喜欢他吧,王源这么想道,继而觉得一定是天太热自己的脑子出问题了。 

说随便刷,王俊凯便真的刷得非常不客气。王源看着王俊凯端过来满满的两个餐盘,简直就是把食堂里的荤菜全都买了一份吧? 
王俊凯放下午饭,把饭卡还给王源:“卡里只有八毛钱了,记得去充。” 

“靠!”王源拿起筷子,夹了块烧鸭,“你这周吃掉了我将近一百块!” 

王俊凯笑笑:“我这不是待业在家嘛,您多担待。” 

“说到这个……”王源终于得到机会,“你到底是回来干什么的?” 

“你看不出来?”王俊凯反问 

王源摇头。
 
“我回来找你的。”王俊凯语气平常。 

王源喝进嘴里的一口免费大众汤差点喷了出来。 

“挺明显的啊,我回来之后成天跟在你边上。” 

“不是……你找我干嘛?” 

王俊凯眨了一下眼睛,认真地说:“泡你呀。” 

“泡你妈的大头菜啊!” 

“你看,我每天给你记笔记,替你打饭,帮你撑伞,公交车上只有一个空座的时候也都让给你坐了。”王俊凯说,“不是要泡你的话,我干嘛这么照顾你?” 

“我比你小啊,你就该照顾我。” 

“我以前照顾过你没?” 

王源摇头,还真他妈没有。可这王俊凯是在美国待傻了吗,怎么就毫无预兆地决定回国泡他了? 

“给你五分钟时间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泡我!” 

“三秒钟就够。”王俊凯说,“因为我喜欢你呀。” 
啊,这是在告白没错吧,但怎么想都觉得这环境不太优雅,这过程不太郑重,还有王俊凯这表情,他看起来怎么这么笃定?

“给你五分钟解释一下为什么喜欢我!”王源补充,“必须说满五分钟!” 

“觉得你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 

王俊凯这架势像是要一直循环直到说满五分钟的样子。王源不太喜欢别人说他可爱的,但在王俊凯的魔性循环下,他愣是被说得有点害羞了,什么嘛。 

“停!”王源叫起来。 

王俊凯真的停了,还一副不知道王源为什么要打断他的样子。 

“你认真点……”王源说着说着,声音小了下去。 

为什么他想听王俊凯认真地给他告白呢,这么要求的话,搞得好像他准备要答应似的。 

“让我想想。”王俊凯说,“喜欢了太久了,都快忘记为什么喜欢你了。” 

王源咽了咽口水,王俊凯真的很会。 

“好像没有具体那个时间点,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很喜欢了。最开始是因为一直粘着我的小屁孩毫无理由地开始讨厌我,是个人都会格外在意吧。然后我就开始观察你,试图搞清楚你在想些什么,一来二去的,对你的很多小事都有了了解?不过那时我也没觉得自己是喜欢你的。” 

王俊凯歇了口气:“中学同校那段时间,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了吧,为了能在你面前刷一下存在感,我做过不少很无聊很缺德的事情。然后回过头一想,我意识到,显而易见的,我是喜欢你的。” 

“我喜欢你身上校服淡淡的金纺味道,喜欢你手腕处被蚊子叮到的小包,喜欢你把校裤挽起到露出脚踝的位置。喜欢你被汗水打湿搭在脑门上的那一撮刘海,喜欢你眨眼睛时睫毛颤动的频率。喜欢我记忆里能够想到的全部的你,所以我想,也会喜欢那些我还没来得及看到的你。” 

王俊凯说完这长段的话,王源只觉得,原来这家伙这么能说会道吗。 

他沉吟了半天,开口却是无关紧要的一句感叹:“难怪周老师对你念念不忘啊。” 

“你就这点感想?”王俊凯问。 

“还有的还有的。在想宋小慈当年是不是被你这种花言巧语骗进去的。” 

“都说了是她追的我。”王俊凯现在真实地后悔自己曾经有过的这段除了拉小手啥都没干成的所谓初恋,“还有别的吗?” 

王源抿唇,在心里挣扎了半天,最终也没好意思把心里的话直接说出来,只是表示:“你这么笃定的样子,分明就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吧!” 

“那我也要想听你亲口说。”王俊凯笑了起来。

“等过了夏天再说吧。”王源说,“大热天的,我不想谈恋爱。” 

“信不信我明天就订两张机票带着你飞澳大利亚?” 

六月的澳洲,是冬天吧。王源想着如果他说不信,王俊凯或许真的会斥巨资把他虏过去,毕竟这个人两周前才毫无征兆地从美国飞了过来,只是为了……嗯……泡他。 

“别破费了,你连午饭都是刷我的卡。”王源说。 

王俊凯挑眉,等着他继续。
 
王源破拐子破摔地表示:“好啦好啦!我也喜欢你行了吧!” 

“那你要不要用五分钟陈述一下为什么喜欢我?”王俊凯一个大写的得寸进尺。 

“不要。”王源拒绝得干脆。
 
只是看到王俊凯似乎有些失望的样子,他心里又有些过意不去,只好磨磨蹭蹭地补了一句,“我想用以后在一起的时间来慢慢陈述。”





半夜爆肝,希望各位喜欢。
期待点赞和评论😘

评论(6)

热度(151)

  1. 脸脸不想起床宇宙级大漂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