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级大漂亮

胡闹 03

王源还没来得及回答记者关于他和王俊凯恋情的细节就被冲上台的安保人员给架了下去。

“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面对洪江涛的马景涛式咆哮,王源笑得意味深长:“我啊……在逗猫呢。”

王源的这个猫指的当然是王俊凯。

洪江涛没get到王源是什么意思,比起这个,现在最重要的是快点逃。

“再不去停车场的话,出去的路就该被媒体堵死了。”洪江涛催促着。

话倒是在理,但这阵仗是不是太大了点?

荷载13人的电梯里,除了他和洪江涛外,站满了安保人员。王源看着围成一圈的高个壮汉,觉得自己宛若出门巡视的黑社会老大。

“有必要这么夸张嘛……”王源小声抱怨了一句。

电梯到达负一层的停车场,门缓缓打开,王源意识到,还真有必要。

电梯口早就被敬业的新闻工作者们团团围住,尽管他被助理尽责地护住,而身边的安保人员也都在替他开路,但整个行进的过程仍旧艰难,甚至有台相机还突破了重重阻碍贴着他的脸一阵猛拍。

这种几近疯狂的场面让王源的脑袋毫无征兆地开始疼痛。

“请问您跟王俊凯先生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传闻你们两已经同居了,是真的吗?”

各种提问的声音叠在一起,拥挤的环境闹得他有些眩晕。分明他的车就在视野范围内,这段不长的路却走得分外艰辛。

好不容易上了车,王源瘫在座位上,坐在身边的洪江涛也正大口喘着气。

从这个小助理开始跟他算起,这种火爆的场面应该还是第一次出现吧,王源不由觉得好笑。

在发布会上当场公开和王俊凯的关系,换了是一天前,王源连想都不敢想,可如今却真的做了,而且光看刚才媒体的反应,他显然是做了件足以载入娱乐圈史册的大事。

真爽啊,说出自己和王俊凯在交往的那一刻。

王源抬手盖住了自己的脸,只是自古以来能让人爽的事情多数都会带来很难处理的后果。

他这波操作说白了是自杀式武装袭击,确实是成功地把王俊凯打了个措手不及,却把他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车顺利的开小区,而媒体也被全数拦在了门外。

王源婉拒了助理陪他一起上去的提议,一个人坐上电梯回到了家。

一打开门,他就看到放在玄关处的钥匙,边上还摆着一个纸袋。

靠,王俊凯还真的搬出去住了?

王源很惊讶,他以这么冲动的姿态公开了两人的关系,以他对王俊凯的了解,对方应当会在家里冷着脸等着教训他才对啊。

他在车上都做好了被王俊凯劈头盖脸骂上一顿的准备了,这次哪怕是被对方念叨整整一个月,他都打算乖乖受着的,可是这个白痴居然把钥匙还给他了?

王源打开了钥匙边上的纸袋,里面是那套今天早晨被王俊凯错穿的衣服,还有一张字条。他把字条拿了出来。

「你只说了不要穿条纹的,但是两套衣服都是条纹的。」

王源看看纸袋里的那件黑白条纹衬衫,又低头看了一眼穿在自己身上的条纹休闲裤。

靠!正常人都能理解他说的条纹指的是上衣吧,这家伙特地留张字条,为的居然是把恋情曝光这个锅甩给他?

王源愤愤把字条捏成一团,他都在媒体面前承认两人的关系了,还不够明显吗——这手他不打算分了啊!

可王俊凯怎么还是搬走了,就好像是……他真的不要他了。

想到这里,王源急忙把手里的字条展开来,放到了玄关处的小桌板上,又来回抚了几遍。

字条仍旧皱巴巴的,王源鼻子一酸,视线变得模糊,这或许是王俊凯最后一次亲手写东西给他了。

王俊凯特别热衷于写了便签到处贴。每次要进剧组或者有什么活动要离开家超过一周时,他就会给在屋子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便签,写满各种注意事项。

那种东西王源以前一直是看到一张扔一张的,因为他觉得这是王俊凯对他独立生活能力的质疑。可要是早知道有一天他们真的会闹掰,该死的,他一定会找个小盒子把这些便签收藏起来的。

他还以为自己会和王俊凯在一起一辈子呢。人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王源算是彻底懂了,他现在就属于成功把自己给作死了。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真心觉得自己彻和王俊凯过不下去了,可这一刻他才明白,与失去王俊凯的难过相比,即便是和对方相处中产生的全部的不愉快的总和都是微不足道的。

王源脱了鞋便蜷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王俊凯的态度很明显了,既然连钥匙都留了下来就说明没有挽回的余地。

王源的心口闷得难受,他们熬过了籍籍无名,跨越了重重阻拦,他们经历过轰轰烈烈,却最终被柴米油盐的日常耗尽了相爱的决心。

最近几个月里,他看着王俊凯时常会不受控制的产生一种“我当初怎么会喜欢这种人”的想法,或许王俊凯也这么觉得吧。

这种状况并不少见,几乎所有在一起年份比较长的恋人都会经历这种彼此厌倦的时期,只是他选择了最愚蠢的方式去处理这个问题,而王俊凯也用了最糟糕的方式回应他。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陶亦然,他的经纪人。这位女士半个月前刚刚完婚,此刻应该在蜜月旅行中。

王源觉得自己完了。

任何一个人类都不会喜欢美好的假期被工作打扰,更何况是蜜月期间,更何况他的这个经纪人本身脾气就比较暴躁。

王源咽了咽口水,他不敢接,任由手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震动,几次之后,手机恢复了平静。然后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别逼我直接买机票回来谋杀你!给我回电话!」

这种话如果是别人发过来的,王源绝对不会当一回事儿,不过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王源只好回了电话:“喂……陶姐啊。”

“你小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王源听得出对方声音的背后强忍着排山倒海的怒气。

“就……那个意思呗……”

“靠!我休假前分明和你说过吧,我不在国内这段时间给我安分点!你倒好,闹出这么一场大戏?”

电话那头的陶亦然情绪激动,王源觉得这种时候他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同志啊!我在度蜜月啊!我这辈子暂时只打算结一次婚啊!这是我人生第一且唯一的蜜月啊!特么以后回忆起来,全部都是被王源突然出柜支配着的恐惧!”

“对不起。”王源认错态度良好。

“你知不知道公司为了帮你善后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陶亦然歇了口气,又说,“就算要公开,你难道不能提前通知我一下?”

这还真不能,要是提前通知了,怎么可能还会由他胡闹呢。

“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陶亦然倒完一肚子苦水后,语气柔和了许多,摇身变成了善解人意的知心姐姐,“你这小子啊,是不是和王俊凯闹矛盾了?”

王源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王俊凯半个小时前给我打了个电话,跟托孤似的嘱咐了一大堆,让我别对你太凶,还让我转告你——这几天少看手机少上网,记得吃晚饭,不许点外卖,早点睡觉。”陶亦然换了口气继续,“然后,他还特地说了不能让你知道这些话是他说的。”

听着听着,王源笑了起来,这么罗里吧嗦的,看来王俊凯还是很关心他啊。

“你俩也真是……唉……我他妈蜜月期还要看你们秀恩爱……”

“秀恩爱?”

“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呀!”

王源很想告诉陶亦然,他们其实分手了,虽然从现在的状况来看,应该是闹着玩的。

“总之,这件事公司会处理妥当的,你不要担心。”

王源答了句好。

“还有,尽快和王俊凯和好,媒体现在成天盯着你们俩呢!”

王源应了一声,对面又就他和王俊凯的感情问题发表了长达五分钟的演讲才终于挂断了电话。

王源把手机放到了一边,打开电视。

他最喜欢看的节目是电视购物,因为觉得节目里热火朝天的气氛可以让过分安静的家里多点声音,不过今天女主持人夸张的语气有些过分吵闹了。

他换了几个台,最终停在了娱乐频道,倒不是注意到了这个节目正在做关于他和王俊凯公开恋情的专题报道,他停下来纯粹是因为看到了王俊凯的脸。

这几乎是条件反射。

他在换台时看到王俊凯的广告时会下意识地停下来,有时换得太快没来得及停,他还会特地调回去看。

电视里的王俊凯和生活中的他其实区别还是挺大的。在家的王俊凯通常都是穿着大花裤衩,好几天都不刮胡子,王源笑了起来,虽然在外头的那个西装革履的王俊凯看起来要帅气不少,但他还是更喜欢那个不修边幅的他,因为那样的王俊凯只属于他一个人。

娱乐新闻里,记者正在试图连线王俊凯的经纪人,然而对方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镜头切回演播厅,女主持人语气夸张:“距王源单方面公开恋情已经过去整整两个小时了,王俊凯方面还没有给出任何回应,难道真如广大网友所说的王源这是自杀式炒作史诗级碰瓷吗?娱乐正当时,我们下个整点再见!”

而下个整点还没到,王俊凯就更新了微博。

「谢绝提供系列大公开」,附带着一张王源睡觉的照片。



本周的勤奋额度已用完😂
需要各位的点赞评论充值hhhh

评论(10)

热度(140)